搞笑屋 - 侦探推理 - 恐怖:开局先杀我自己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小香肉很好吃

第十四章 小香肉很好吃

        善恶不能以年龄划分。

        哪怕是再小的孩子,只要作恶,就必须受到应有的惩罚。

        杨光才十四岁,就敢做出那样令人愤恨的杂碎事。

        我真的不敢想,如果放任这个小屁孩长大,未来会有多少无辜的女性被他迫害。

        在多出来的记忆中,有一件不符合逻辑但实在发生的事。

        他涉嫌杀人,并且是先侵犯死者的清白之身后又谋害的性命。

        “死不足惜!”

        我站在客厅的窗边,心中的火气蹭蹭上涨。

        客观来讲,我与杨光、受害者没有太紧密的关系。而且,无论犯罪者还是死者都非活人。

        我不该为非人类感到愤怒的。

        但人性从来不是冷漠,一个十四岁的初中生犯下这样的罪行,任谁听闻都会忍无可忍。

        更何况,我在门内的身份是杨光的亲生父亲。

        天然的亲密关系让为父者出离愤怒,我实在难以想象自己的孩子能如此不争气。

        这是家庭教育的失败,也是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的失败。

        我来到杨光的卧室,开始翻箱倒柜的寻找有关他的线索。

        “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犯错,罪行背后必然藏着深层次的原因,我要找到根源。”

        衣柜里是整齐叠放的衣服,书桌上、抽屉里也没有奇怪的东西。

        床铺下很干净,我还以为会找到一些具有诱导性的书籍文字。

        “那些不健康的东西,可能是从网上看到的。”

        “网络世界迷人眼,各种乱七八糟的信息轰炸着没有辨识力的未成年人的头脑,确实会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在床头柜与墙壁的缝隙里,我找出一个本子。

        本子很厚,大约有四五百页。

        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日期,看样子是杨光的日记本。

        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2月14日,晴。”

        “我真的很生气,又欺负我。”

        谁欺负他?

        “真以为把屎扔我课桌里,我就会崩溃、生气,然后大吼大叫?”

        “我谁都不怕!”

        “抢我水杯,往里面尿尿又能咋地!反正老子破罐子破摔。”

        “那贱婢一脸贱样,真的可笑。”

        我皱着眉头看完第一页的内容。

        杨光言语冷冽,他被其他学生欺凌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怪不得这个家伙心理扭曲。

        任谁长时间待在不健康的环境,都有可能产生变态的心理。

        “2月15日,多云。”

        “不知道昨晚刘斌犯什么病,大半夜不睡觉非直勾勾的盯着阳台说话,吓我一大跳。”

        “为什么学校里没一个正常人啊!”

        “睡到一半,还有脑残推我,最好别让我知道是谁搞地恶作剧!”

        “宿舍不太对劲啊。陶祥请假回家,按理说宿舍应该只有五个人才对,可是多出来的第六个人是谁呢?”

        “还是不想些这个,早点睡觉早点安生。妈的,宿舍怎么这么吵啊!”

        第二篇日记明显有些不同,它不再显得日常,字里行间透露着诡异与躁动不安。

        我怀疑杨光的精神状态与学校的氛围也有一定的关联。

        “2月16日,小雨。”

        “今天有些奇怪,竟然没有让我们去跑早操。离谱的是,宿管挨个楼层喊话禁止我们出宿舍门。早饭、午饭都是老师们亲自送到宿舍门口的。”

        “听送饭老师的意思,学校目前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要保证学生们的安全,因此,领导要求所有学生都留在宿舍里。”

        “我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危机不让大家出宿舍门。”

        “偷偷拿着手机的同学给家里打去电话,结果一直无人接听。”

        “一整天,外面都是大雾弥漫的状态,我们看不清远处有什么。”

        “不行,我真的好困,要早睡。”

        这所学校是怎么回事?

        电话打不通,说明信号塔已经失去作用。

        “2月17日,大雨。”

        “刘斌不知道在哪里。我们五个人急得很,只能去求助老师。”

        “老师们组织人手寻找刘斌,但是等到晚上也没有任何线索。”

        “他消失的莫名其妙,我很害怕,我怕自己也会突然消失。”

        “好困,我又该……等等!刘斌不见后,为什么宿舍有五个人!”

        “陶祥不在校,林斌失踪,宿舍应该只剩下四个人才对。”

        “不行,我必须要去睡觉。”

        17号的日记字迹潦草,尤其是最后几句话,杨光的精神已接近崩溃的边缘。

        “3月21日,阴。”

        “今天的心情真棒啊。”

        “那个小骚东西,我好馋啊。”

        “我想到一个好方法!我要尝尝小香香的味道,她是我的。”

        间隔一个多月的日记被人撕掉,直接从2月17跳到3月21号。

        要说最开始的杨光只是对欺负自己的人很暴躁,等到三月末,他的言语却变得异常粗鲁恶俗。

        “3月22日,阴。”

        “小香香的味道好棒啊,细皮嫩肉的,这辈子能吃上一次,我真是死也不后悔。”

        “我晚上做梦也要回味一下。”

        翻过22号,一沓子照片从本子里滑落,掉在地板上。

        我拿起照片。

        “杨光必须死!”

        看着内容惊骇的照片,我震惊的无以复加,血腥、暴力、颜色。

        杨光口中的小香肉呈大字型躺在杂草堆里,草叶尖尖还滴答着血液。

        对方的脸模糊不清,只能看到是一堆烂肉。

        “杨光不是杨光。”

        “三月前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我收起日记与照片,不忍心再看下去。

        就在此时,我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有人……”

        “爸。”

        “杨光?”

        我和家门口的小孩四目相对。

        一个杀人犯不在局子里竟然能回家?而且还是在……深夜?

        “来。”

        我朝他招招手,面带微笑。

        神像引诱我来杀人,那这次要杀的人肯定是他。

        虽然,我眼前这个家伙不一定是杨光本人。

        “爸,有什么事情吗?”

        他没动弹。

        “我闲的无聊,就在我一哥们聊天,他说过两天来咱家玩。”

        “他闺女也来玩,我看他孩子还挺漂亮的,就想让你来瞅瞅这小女孩好看不?”

        我的话不需要逻辑,只需要抛出杨光会感兴趣的点就可以。

        “我看看!”

        杨光扔下书包,大步向我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