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屋 - 侦探推理 - 恐怖:开局先杀我自己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神像的八只眼睛

第七章 神像的八只眼睛

        小区里的灯光穿过薄纱质感的帷幔,照亮着半个客厅。

        灯光与黑暗交错纵横,屋内一处白一处黑。

        我使劲摇头,试图把脑中的幻觉晃走。

        方才还存在的衣服与眼睛,只不过是几秒钟的工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很难不怀疑,这是光影带给我的幻相,亦或是精神压力太大而产生的迷惘。

        我人为的截断氧气吸入肺部的过程,使得每一次心跳都清晰的被我感知。

        镇定是极难获得的东西,我还是太年轻,没法在一瞬间回到理性、冷静的状态。

        以后不管出现什么奇怪的现象,我都不能像刚才一样,还俯身去看。

        万一有什么危险,我都来不及躲避,就得死在这里。

        回到过去岁月的第一个任务是去找神龛,它答应过的东西应该不会不给。

        来到楼道,我发觉四周的墙壁非常干净。

        这个地方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为什么一年以后,楼道里会写满诅咒?

        我紧皱眉头,心中稍稍有些不安。

        未来发生过的事情必然不简单,估计是极端惊悚的事件。

        楼外和一年后一样,见不到什么活人。

        我单人走在死寂的小区,还多少有些害怕,这是无法控制的慌张。

        骑上共享电动车,我迎着南风往市区和南郊的交界处狂骑。

        和一年后相比,现在的街道上多少有点烟火气。

        我闻到一股蒸包子的笼屉散发出的特殊味道,那是每天清晨我都会闻到的气味。

        这么早就卖包子。

        我四处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包子铺或开门的早餐店。

        熟悉的窥视感再次来袭。

        下一秒,一个怨妇般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

        “安岭!”

        这次,我没有理会她。找神龛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市区外的荒草依旧茂盛。

        大大小小的石头被放置在接近一米高的草里,那些石头的表面坑洼不平,像是天然形成的。

        该说不说,这些石头的位置摆放的很有规律。

        如果站在高处俯瞰,石头群大概能组成类似于太极一样的形状。

        很快,安然学校的教学楼就突破地平线,阴郁的暴露在我的目光之中。

        尖锐的楼顶像根刺,直直的扎进黑夜。

        按照我的记忆,神龛在出校门偏东二百米左右的一个位置。

        停下共享电动车,我直接跳进荒草,打开手机电筒仔细地寻找起来。

        草尖划过裤子刷刷作响,泥土很是湿润,鞋子踩在上面会微微下陷。

        一阵风吹过,万草低伏。

        神龛!

        盖着红布的它面朝西方。

        支撑神龛的木头棒很细,还长满绿色的青苔,像是长年没被阳光照射过。

        我跳跃起来大步跑向它。

        掀起深红的布片,里面的八目神像紧闭着眼睛不怒自威。

        我盯着它一言不发。

        等风停的时刻,我缓缓开口道:“过去的你还记不记得未来的我呢。”

        神像左脸最上方的一只眼睛猛地睁开,它的瞳孔是艳丽到极致的红色。

        “你曾答应要赐我三不死和业障刀,而我要奉献给你一年的阳寿。”

        神像右脸最上方的眼睛微眯,像是在审视和检查。

        我就直挺挺的站好,也不畏惧它怪模怪样的脸。

        “准。”

        神龛底座冒出血液,一把三十多公分的刀由血水凝结。

        与此同时,我感到一阵心悸。我的身体貌似在失去什么,但又说不出具体。

        “外来者。”

        神像的第三只眼睛睁开。

        “吾等可与你做个好处。”

        它的声音开始变化,每一只眼睛的声音和语气都是不同的。

        “什么好处?”

        我沉声问道。

        “你供奉我们,可以送点寿命、精血或者那些不生不死的家伙!”

        第四只眼睛是个小孩。

        “我问的是好处。”

        神像的四双眼睛频繁地睁开、闭上,那八个神貌似在争论什么。

        我周围的气息十分杂乱,以神龛为中心方圆五米的荒草都被拦腰斩断。

        浓郁的草味混杂着泥土的土气,让我想起年幼时在老家居住的快乐时光。

        天越来越亮,却始终不见太阳,气温也不曾上升。

        神龛的抖动逐渐停止,神像睁开最后一只眼睛。

        “我们要和你合作。你要请神回家好生供奉,每逢初一十五都要上香并且缴纳贡品。”

        “最好的贡品是你的阳寿。如果你不想失去寿命,也可以杀掉红光孕育出来的东西,把它们的心脏供奉于我们。”

        在说到红光二字时,神像的语气明显加重,甚至有点咬牙切齿。

        “你供奉的东西越恐怖,我们能赐予你的奖励就越丰厚。”

        “要是你能杀掉红光!”

        第八只眼的眸子剧烈颤抖。

        “这小子要是真能杀掉红光,老子拼命也得把他妹妹给救出来!”

        第七只眼睛暴躁地吼道。

        “你们知道我妹在哪里?”

        听神像的意思,他们是知道安然被藏在何处的。

        “有的事情能说,有的事情就不能说,你能听到的东西,它也可以听到。”一直比较沉稳的第五只眼徐徐说道。

        我将信将疑地点点头,便不再追问有关安然所在位置的事情。

        “你与我们合作,将是你做出的最正确的选择。”

        神龛的话充满令人信服的意志。

        “希望如此。”

        我攥紧拳头,心中暗自盘算。

        想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就必须提升自己的实力。

        那红光我也要努力杀掉它,只有这样才能获得来自神龛的帮助。

        “我该怎么杀死红光?”

        问出这句话后,神像八目全开,八种不同的笑声响彻荒野。

        “供奉心脏,获得我们的赐福是你提升实力的主要手段。但在此之前,你需要有其他人的帮助。”

        八种声音一齐说道。

        我捂着脑袋,忍住眩晕感,开口询问道:“什么人?”

        “这座城市是阳世的反面,也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阴间。”

        “你看到的或看不到的那些诡异,都是阳世人扭曲的内心。”

        “当然,一些人在死后也会变成灵魂来到这座绝望的城市,它们会成为城市里的可怕怪谈。”

        “你要完成它们在阳世的心愿,就可以获取它们的信赖。遇到失去理智的家伙,也可以直接杀死。”

        神龛浅尝辄止,没有更加深入的告诉我有关这座城市的秘密。

        “那么,该怎么请神?”

        我摩挲着下巴,轻声问道。

        “小子凑近点。”

        第七只眼神秘的回道。

        “说。”

        我踩着柔软的黑土往前几步道。

        “你回到自己的小区,在午夜十二点时,完成我们布置的任务,请神仪式自然可以完成。但有几点注意事项……”

        第五只眼缓缓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