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屋 - 侦探推理 - 恐怖:开局先杀我自己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成为红光的信徒

第三章 成为红光的信徒

        听到我的声音,她缓缓扭动头颅,纯黑的眼球朝我看来,目光怪诞。

        “不是吧!我自言自语也算是跟她说话?”

        耳旁响起嘈杂的吵闹声,像是逛庙会,又好似在赶集。

        每个字我都能听懂,但连在一起,却不成句子,听不出具体含义。

        随着温度骤降,屋里的家具发出“吱——吱——”的怪叫。

        我飞速跑进卧室,反锁房门,紧张得望着门口,并做好最坏的打算。

        咚!

        “哥哥,出来陪我玩嘛。”

        小女孩的嗓音由内而外的透着一股酸劲,还有些与年纪不相符的成熟。

        “我要进去咯。”

        她用指甲划过门板,一直划到门把手的位置。

        “放弃抵抗吧,哥哥。”

        门锁被频繁的拽动,对方的力气比我还大,门框松动,眼看就要断裂。

        见状不好,我急忙躲进衣柜。

        尸体残留的气味尚未消散,混杂着柜子的甲醛味,闻的我头脑发胀。

        哐当!

        房门被撞开。

        寂静,极致的静谧,诞生出极致的恐惧。

        我捂住嘴巴,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小女孩好像没有动。

        卧室就这么大点,以她的智商,找不出我才奇怪。

        “安然说衣柜是最安全的,也就是说,小女孩很可能会忽略这边。”

        透过柜门门缝,我向外张望。

        狭窄的视线范围内,只有一张床和书桌的半边,再无他物。

        “再等半小时。”

        “贸然出去搞不好会前功尽弃,安然还等我去救她呢!”

        我脑海中浮现出安然流着血泪的脸,亲情的力量发挥起作用。

        血液直冲脑门,再加上憋闷的空间,我的额头已经流出细密的汗珠。

        任凭黑暗侵蚀的半小时,是我平生最痛苦的时光。

        气温回升,屋里的氛围有所缓和,不再紧张。

        我轻轻推开柜门,小心翼翼地看向客厅,“安全了。”我长叹一口气。

        嗤——

        “咦?”

        “有指甲在摩擦门板?”

        响声的位置,貌似在我头顶上方。

        我的双眼不受控制的上瞧,黏腻的发丝闯入我的视线,顺着头发继续看去,青白色的脸、纯黑的眼球……是小女孩!

        “嘻嘻,哥哥才发现我吗?”她的嘴巴咧到耳根,露出残缺不全的牙。

        砰!

        我关上柜门,缩在最边角的位置,大口喘着粗气。

        这个家伙还不走!她到底要待到什么时候?

        “看样子,小女孩能察觉到衣柜,只是无法突破它对我的保护。”

        “安然,我何时才能救你出来啊。”

        不得不说,危机四伏的世界,让我感到阵阵悲凉。

        胡思乱想带不来好的结果,缺氧的环境更是使我身体发软,昏昏欲睡。

        醒来时,卧室里黑乎乎的。

        初春四月,大概18:30到19:00黑天。

        这么长的时间,小女孩绝不会再出现。

        于是,我蹿出衣柜,一屁股坐到床边。

        小区里没有开路灯,其他楼栋的住户也没开灯,天上连星星都没有。

        因此,卧室昏暗的不像话。我只能隐约看到一些模糊的黑影。

        “那俩人还没回来?”

        我站起身,往印象中电灯开关的位置走去。

        显眼的白墙为我寻找开关提供了便利,我伸手按下,却没有按到开关。

        触感柔软,但温度很低,像块冷冻的血肉。

        有人!什么人能和白墙融为一体!

        “小岭,你躲在衣柜里干什么。”

        “妈。我想试试它能不能装下我这么一个大活人,纯闲的没事干。”

        “你不用骗我。”

        “我骗你干嘛呢?”

        “我和你爸知道,你在躲着它,但你别怕。”

        “什么意思?”

        直觉告诉我,目前的情况不太对劲,他们想跟我撕破脸。

        “信仰它、拥抱它、成为它!”

        “离我远点!我不想成为那不人不鬼的东西!”

        我甩开对方伸来的手,用水果刀疯狂乱刺,也不管能否造成物理伤害。

        “信仰它!”

        “拥抱它!”

        “成为它!”

        迷狂的呼喊,层层叠叠。四面八方全是信徒的竭力嘶吼。

        红光乍现,客厅一片血红。

        蠕动的阴影拖着密密麻麻的尸体,尸体们哀嚎不止,有老人、有小孩。

        “我要逃出去!”

        厕所在卧室的左手边,正对着家门。理论上来说,我还有逃命的机会。

        来到客厅,墙壁湿漉漉的,有些水珠。

        我下意识地上手一摸,“血液的味道,不是水!”

        “信仰它!”

        几十具尸体齐声呐喊,红光更加炽盛。

        我后背灼热,像是被烈焰焚烧。

        “嘶——”

        忍着疼痛,我拽开家门,仓皇出逃。

        楼道的声控灯忽闪个不停,泛黄甚至发黑的墙壁满是用红笔写就的诅咒。两个楼层的拐角处,还摆着黄铜香炉。纸钱、符箓交杂散落。

        “拥抱它!”

        红光自第六层向下照耀,那些哭嚎地尸体,垂直着跌到我的身边。

        我尽量挣脱他们的干扰,用最快的速度往单元门狂奔而去。

        “红光来自哪里?”

        “是红光带来了阴影,还是阴影的存在创造了红光?”

        奔跑中,我的大脑飞速运转。

        越是捉摸不透的事物,越是拥有诡谲的能力。

        再往下走一层,我就能跑出危险的楼道,离红光远远的了。

        经过这次危险的遭遇,我对它有了一个基本的认知。

        对方的力量很强大,是凡人不可匹敌的。但它无法操纵现实实体。

        否则,以红光的杀心,完全可以封锁所有房门,把我困死在原地。

        “成为它!”

        尸体趴在单元门虔诚的祈祷。

        他们离不开楼道,自然抓不到我。

        那些灵魂,生生世世都只能是红光的奴隶。

        跑出小区后,我扶着路边的电线杆,弯腰喘气。

        街道空无一人,临街店铺大门敞开,各类小吃的香味随风四溢。

        奇怪的是,商铺里面没有人。既没有客人,也看不到老板和店员。

        黑暗中投来许多视线,它们在笑,笑地还很猖狂。

        我擦掉汗水,扫了一辆共享电车向安然的学校疾驰而去。

        路面凹凸不平,坑底还有些不知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积水。

        我刚起步,就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安岭——”

        她的声音凄厉决绝,活像被渣男抛弃的女人。

        “去你大爷的!”

        我高声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