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屋 - 都市言情 - 我在汴京开茶铺在线阅读 - 第四章 落水

第四章 落水

        月已东升,华灯初上。静谧了一整日的东京城总算有了些节日的气氛。兵马皇城司的人不知何时没了踪影。

        大相国寺前人声鼎沸、天街两边游人如织。而这金明池上更是喧闹非常,摩肩接踵。

        新一轮龙舟比赛就要开始了。那些龙舟形态各异,但船头都是怒目龙王的形象,被巧匠们刻画得栩栩如生,令人骇目。

        划舟的水手们已摩拳擦掌,已有几人已经跳上了龙舟,随时准备竞技了。

        这时候,锣声忽起。一个骑着快马的少年飞驰而来。他穿的是青紫袍,足蹬朝天靴,两只靴子上各镶嵌着一颗碧绿宝石。他胯下所骑乃是日行千里的青骢马,神骏非常。

        这骑马少年一边敲锣一边纵马飞奔,足见其骑术非同一般。而他这身打扮满东京的人都看得出,此乃是端王府的家奴。所以纵使游人再多,也没有敢不退让的。

        他骑马奔至水手们休息的凉亭边上,一勒马缰,那马长嘶一声,收住了四蹄,只在原地打转。

        少年人尖声尖气地说道:“端王大驾即刻便到,传口谕,王驾未到,龙舟不启。”

        水手们互相瞅瞅,便都折身而拜,齐声称是。莫云潇和环儿瞧在眼里,也不禁是相视一眼,苦笑连连。

        “这端王也是个小孩脾气,专挑热闹的瞧。”环儿小声嘟哝着:“他不来,人家龙舟就不能划。唉,那他要是不来了,今儿的比赛不就歇了?”

        主仆二人坐在一家茶楼的二层,正能从窗户望见外面的人群马队。

        “你哪来这么多的牢骚。”莫云潇噎了她一句,又说:“端王的性子谁不知道?咱们也不是非看龙舟不可。上元节,好玩的东西多着呢。他看他的,咱逛咱的。”

        “唉,不然又怎么样呢?”环儿叹息了一声。

        话音未落,只听远处传来一声声呼喝:“端王驾到!百姓退让!端王驾到!百姓退让……”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两路身穿鲜红长袍的人马开道,整齐地敲着锣鼓,后面是一顶华贵的橙黄大轿子缓缓驶来。

        “是端王了!”环儿伸着脖子叫道。

        “端王吉祥!”百姓们纷纷躬身行礼,无有不敬。尚在远处的莫云潇和环儿从一所茶楼的楼阁中下望,但见百姓熙熙攘攘,端王的大队人马汹涌澎湃,似是江流汇入大海一般。

        这时候,茶楼的店主轻手轻脚地踱步过来,笑眯眯地唤了一声:“莫家娘子。”

        莫云潇回过头去,问:“怎么?”

        “嘿嘿,莫家娘子能光顾小店,叫小底心里头高兴得很。”店主一边搓手一边笑着说:“端王待会儿要到湖心亭去看龙舟。人们自也会都跟了去。那小店的生意可就……”

        莫云潇将他上下一番打量,心中起了几分疑虑:“依你的意思呢?”

        店主一拍胸脯,说:“小店虽不显眼,但地势却很好。从娘子所站的位置可居高临下观赏金明池。嘿嘿,虽说远了些,看不真切,但煮上一锅好茶,却也是难得的。所以小老儿有个盘算,也借着娘子可巧儿来光顾的当口斗胆提起来……”

        “你是想用我们茗楼的叶子,是不是?”环儿打断了他的话,颇为自傲地问。

        店主先是一呆,随即两手“啪”地合起来,叫道:“哎呦,这位姑娘也是玲珑心思,猜得对极了。咱茗楼的叶子是出了名儿的。‘茗楼香盏取一叶,王母亲来换蟠园’。嘿嘿,王母娘娘为了得咱茗楼的一片叶子,整个蟠桃园都能舍了,这该是多大的排场。嘿嘿,咱茗楼家大业大,自然看不起小老儿的货钱。不过,咱的摊子在这金明池里头,端王也时常来访,说不准哪天就起了品茶的心思来光顾本店,那不也叫咱茗楼的声名更显赫些吗?”

        莫云潇含笑点头,缓缓抬头望向了他:“你话倒说得中听。不过你也知道,我们茗楼的叶子虽好,分茶、点茶的功夫更是独步海内。说穿了,茗楼不只卖茶,还卖功夫。东京城里用我们叶子的茶摊不少,但他们的茶博士都要去我们那学徒三年,方可出师。而这,还仅仅是个面儿上的,远不到家。前唐陆羽有言,煮茶泉水为上,井水为下。这是粗话。就说这泉水也得分得精细些,方能见功夫。至于说到煮茶的火候、时辰,那更是熬人。你老人家少说也是六十开外的年纪,哪还能经得起这个折腾。”

        “经得起的经得起的。”店主连连作揖,赔笑说道:“莫家娘子难得来一趟,小老儿的点茶功夫不到家,却也不是白丁。俺这就去点两碗来,您且瞧瞧花色,若入得了金眼,还请娘子回去多多美言。”

        他说着就要走,莫云潇却叫住了他:“慢点!”店主一愣,又回过了头来。

        莫云潇叹了一口气,说:“难得你有此诚心,也罢。明日你可去试试。不过,我家也是有规矩的。当学徒没有汤茶钱,食宿也要自理。若是中途人跑了,或是病了死了的,那与茗楼可没半点干系。”

        店主闻言如获大喜,又是两掌一拍,哆哆嗦嗦地说:“大娘子真是活菩萨,小老儿感念您得恩德!”

        “好了,我们要去看赛龙舟了,你这里没人,也早些收摊歇息吧。”莫云潇说着便起了身,与环儿一同走了。那店主在他们身后仍旧连连作揖:“多谢娘子恩德、多谢娘子恩德……”

        这时候,端王的大驾已随着一只只小舟向湖心亭而去了,岸边又恢复了喧嚣。

        莫云潇和环儿一同走着。卖花灯的、捏糖人的、耍把式的、玩相扑的都有吸引了无数游人围观叫好,只有这主仆二人并没驻足观看。

        “姑娘,您瞧那店主那么大岁数了,他能受得了那个苦吗?”环儿一边走一边说:“回头他要是出了个什么岔子,外面的人会不会议论咱们以势压人了?咱们家虽然富贵,可也不比侯门公府,若是名声坏了,茗楼的牌子也就跟着倒了。”

        莫云潇点点头,道:“你说得在理。不过,那老头有句话倒点醒了我。”

        环儿眨巴着眼睛问:“什么话?”

        “端王时常来游湖,若是真有一朝兴之所至,到他的摊子前喝茶也不是不能的。”莫云潇道:“若是端王喜欢咱们茗楼的叶子,说不准,对时雨的科考也有助益。”

        “啊?”环儿颇有些扫兴,说:“原来姑娘存的是这个心思。”

        莫云潇笑道:“这个心思不好吗?时雨苦读十数年,不也就为的是明年的大考?”

        “可他毕竟是二姑娘的亲哥哥。”环儿嘟着小嘴说:“二姑娘和三姑娘本就和您不对付。若是她的哥哥点了进士,那她还不得骑到咱们的头上去?”

        “以我莫云潇的本事,她能吗?”莫云潇笑了笑,便又抬眼向湖心亭的方向望去,只见人影丛丛,看不真切。

        “唉,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环儿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便将目光投向了别处,正巧望见有卖风筝的。那些风筝造型各异,有大力金刚、有嫦娥仙子、有鲤鱼跃龙门……

        她不禁拍手叫道:“姑娘快看,那些风筝多漂亮。咱买一个玩玩吧。”

        莫云潇噗嗤一笑,便伸手入怀,掏出一个荷包来,然后重重地塞进了环儿的手心里,说:“拿去吧。不过,钱可得省着点花。”

        “哈!谢大姑娘赏!”环儿拿过荷包,便朝卖风筝的地方飞跑而去了。

        环儿的性子毛躁,见着了好玩的东西就压抑不住的欢喜。她一路小跑,跑到风筝摊前,仗着自己人高些,挤进小孩堆里,冲卖风筝的小贩说:“给我取个最好的!”

        小贩嘿嘿一笑,说:“要论好,俺的风筝都好。就看娘子看上哪个了?”

        环儿放眼一瞧,风筝五花八门、琳琅满目,各种形态、颜色尽入眼帘,真是挑花了眼。

        “就要那个……那个金甲将军吧!”她说着就把手里的荷包向前递去。

        她身旁的几个孩子大声叫嚷着:“欺负人……欺负人……那个金甲将军是我先看上的!”

        小贩却是哈哈笑了,一边伸手接钱一边说:“就是金甲将军也用不了这么多的钱。这么着,咱再给您补上一个嫦娥奔月的花灯。上元嘛,添个彩头。”

        环儿不住地点头,说:“嗯,是这话。”

        就在小贩将要接过她手里的荷包时,只听身后一阵叫嚷,人群也骚动了起来。

        环儿听得异动,也连忙回身问:“怎么了?”

        “落水啦!落水啦!有人落水啦!”、“快救人呀!”、“一个娘子落水啦!”……

        环儿倒吸一口凉气,又从人堆里挤了出来,那小贩连声招呼:“娘子!娘子……”环儿却是充耳不闻,一路向回跑去。

        这时候,湖水当中已有几个健壮的小伙子“噗通噗通”的跳入水中,激起层层白浪。环儿放眼四望,早已不见了自家姑娘的踪影,心里也有些发毛,便大声呼喊道:“姑娘!姑娘……”

        她一边喊一边张目寻找,望见的只是慌乱的人群,哪里还有自家姑娘的身影?

        她将荷包紧紧捏在手里,小声嘟囔着:“阿弥陀佛,但愿落水的不是我家姑娘……”

        可就在这时,两个跃入水中的划舟水手已将那落水的女子捞了起来。有眼尖的便撕声喊道:“哎呦!是茗楼莫家的大娘子!”

        环儿双目一瞪,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湖边,含着哭声叫道:“大姑娘!”

        幸得有人将她拦着,不然她真会跃入水中去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