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屋 - 都市言情 - 我在汴京开茶铺在线阅读 - 第一章 受辱

第一章 受辱

        元符三年的上元节远没有往年热闹了。诺大的东京城里虽也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但放眼望去,见不到一个奔跑嬉闹的童子,瞧不见一个游街串巷的小贩。

        朔风紧迫,夹杂着凄厉的哨子。人们都低着头,缩着脖颈,抄起来的手臂不时还要抬起来遮挡一下这如割的冷风。

        黄昏时分,落日残红洒在大相国寺前那宽阔的御街上。

        御街长二十里,阔约两百步,如此宽敞的御道,比起大唐长安城的朱雀大街也是不遑多让。

        不过此时的御街空空荡荡,两侧鳞次栉比的各色店铺也颇是寂寥。莫说今天是上元节了,就算是寻常日子里也不会是这样的萧条。

        去岁入冬以来,官家就传出了“圣躬不豫”、“龙体欠安”的坏消息,直至今年也未见好转。

        渐渐地,坊间就传出了些议论。“官家春秋鼎盛,如何会害这样难愈的大病?”、“听说有道人夜观天象,窥见天狼褫夺北辰。那必是有奸邪祸乱朝纲了。”

        于是,兵马皇城司的人日日在城中巡逻,无论是汴河上的州桥、天街两侧的道路,还是城门、宫门,金明池还有各条大街,时常可见巡逻的皇城司顶盔掼甲的兵丁。

        也正因如此,即使是在上元节这样喜庆的日子里,民间也显得暮气沉沉,哪有半分过节的味道?

        不过,倒也有一处酒楼热闹非凡。

        御街向西,出了宜秋门,沿着西大街行至顺天门,便可见一座昂然耸立的酒楼。这座酒楼呈六边形,有三层。第一层是寒酸酒客们纵酒呼垆的大厅堂;二三层则是富贵人家的雅间,可凭窗远眺,城外金明池的风光和城内繁华的市井尽收眼底。

        时人有话本题词:“长风酒楼高入天,一饮不惜费万钱。樊楼门前闻鱼醉,烹龙煮凤味肥鲜。招太白,引谪仙,玉楼笙歌列管弦。茗楼香盏取一叶,王母娘娘换蟠园”。

        长风楼、樊楼、玉楼和茗楼乃是东京最负盛名的四家正店铺子。说是铺子,其排场也不输王府别苑了。就在前年,樊楼整修,新盖的斗拱甚至都漫过了皇城紫宸殿去,足可见其煊赫的威势。

        而此时,长风楼内热闹熙攘,酒客们高谈阔论、饮酒掷骰,那些斗蟋蟀的,不时高声叫好或是拍腿惋惜,与整个东京城的静谧相比,倒像是个与世隔绝的所在。

        只因最近东京城里出了一桩趣闻,引得人们街谈巷议,但又偏偏遇着官家“圣躬不豫”,城内皇城司的人抓得紧,没人敢在内城造次,便都纷至沓来,在这顺天门下的长风楼一逞口舌之快。

        “嘿!你们谁可想到了,那莫云潇也能有今天!”一位酒客“啪”地一拍酒桌,接着将袖子撸了起来,对同桌的人说:“‘宁碰开封府,不碰莫云潇;宁吃三斗醋,不见莫荷露’。嘿嘿,宋家公子敢在这位‘女阎罗’头上挠虱子,只怕是没什么好果子吃!”

        他一口气说完,便端起酒碗来将最后那点子残羹一饮而尽了,然后才意犹未尽的用手擦了擦嘴角,露出极惬意享受的笑容。

        同桌的两个酒友互相瞅了瞅,其中一人说:“莫云潇虽然刁蛮,但这宋公子也不是等闲人物。樊楼宋家,在咱们东京城里也是响当当的字号。莫云潇也不能不有所顾忌。”

        “嘿!袁二郎,你这可是书生之见了。”另一人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若是论起远播的声名,樊楼宋家,茗楼莫家,那是不分伯仲。不过,这件事却不是声名能遮盖得了的。想那莫云潇自幼舞刀弄枪,常常纵马在闹市奔驰,谁人见了不得惧她三分?可眼下,宋家大郎决然退婚,可大大拂了这女大王的颜面。她又岂能善罢甘休?哼!即使是寻常人家遇着这等事,也会视为奇耻大辱,更何况是莫家!更何况是莫云潇?”

        “唉,可惜呀可惜……”先前说话的那个酒客倒是感慨了起来。他没了刚才那顾盼自雄的傲气,倒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没了精神。

        “成哥儿,你怎么啦?”那个被唤作明允的轻轻推了一下他的手臂,轻声问道。

        他抬头将二人扫了一眼,又嘿嘿笑了,说:“这莫云潇花容月貌,却是个河东狮的性子。唉,我是替宋家公子可惜呀!”

        一言甫毕,三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但笑声未毕,整个酒楼“唰”地一下都静了下来。他三人觉得异样,便纷纷向门口望去,这一望不得了,直教他们浑身汗毛倒竖。

        站在门口的是一高一矮两个女子。高个的女子头戴毡帽,微微遮挡着容颜,身上披着一件狐狸皮的外袄,白色的绒毛外翻,贴着她雪白的脖颈,下身是一件肥大的喇叭长裤,足蹬绣花白面朝天鞋,极为华贵;而那矮个的女子身着一身青衣,脚下也是寻常的女鞋,看样子是个侍女。

        两个女子站在门口,酒客们面面相觑,只有那激战正酣的蟋蟀在瓦罐里旁若无人的厮杀。一时间,酒楼上下静谧似水。

        那搀着自家小姐的侍女抬头一望,含嗔叫道:“长风楼的人呢?也不来支应一声?”

        “来了来了……”一名酒楼小厮躬着腰快步跑了来。他来到阶下,弓腰低头,十分恭敬地说:“荷露姑娘大驾光临,小底三生有幸能来伺候。”

        “行了。”带着毡帽的女子冷冷地问:“我要见的人到了没有?”

        “回荷露姑娘的话,人到了,就在楼上风月间候着。小底这就为姑娘引路。”小厮说着就轻轻闪过一旁,做出了个请人入内的手势。

        女子没有应声,只是在侍女的搀扶下迈开双足,踏上了长风楼的地砖。

        酒客们的目光被他们所吸引,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噔噔噔……”小厮引着这两个女子踏上楼梯,传来错落有致的踩踏声响。不一会儿,他们便消失在了酒客们的视野中。

        小厮在一间雅间门口驻了足。他抬头一望,望见门口挂着的木牌,上书“风月”二字,便轻轻抬手敲了敲门,道:“宋公子,荷露姑娘到了。”

        很快,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一个丰神俊秀、目光矍铄的俊朗男子现入眼帘。他浓眉深目、皮肤白皙,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仙人一般,那站在一旁的侍女瞧见了也不禁是面颊飞红,匆忙低下了头去。

        只是男子望着眼前的人,一时竟也有些慌乱,愣了半晌才说:“莫家妹子,快进来。”

        带着毡帽的女子微微侧头,对身旁的侍女说:“我有些话要与宋哥哥说,你且在门口守着。”

        “是,大姑娘。”侍女也是微微屈膝,答应了一声。

        小厮见势不妙,忙陪笑道:“两位稍待,小底这就去厨房预备吃食。”他把话说完,便一溜烟地跑了。

        毡帽女子大踏步走进了屋来,边踱步边环顾四周,只见这间小屋子虽是不大,布置却也精巧。两扇悬窗分在东西两侧,可分别眺望金明池和城内闹市。窗前是一张圆桌,桌上架着烫酒用的小火炉,一壶酒还坐在上面,只是炭火将尽。

        桌前的一侧是一扇红木屏风,屏风上绘着西楼望月和一阙苏子瞻的《破阵子》;另一侧放着几个柜子,上面摆放着一些珍贵的器玩,虽入不了赵明诚那样人的法眼,却也是珍贵极了的。

        女子来到桌前坐下,轻轻取下自己的毡帽,一张俏丽白皙的脸显露了出来。

        只见她两眼如含波碧湖,两眉似弯月银钩,高耸的鼻梁下是一副点着口脂的朱唇,唇肉饱满,似是娇艳欲滴的花朵。

        不过此时,她双目含嗔带怨,冰冷的目光似利箭一般直射那正向自己走来的男子。

        男子在她身前站定,长作一揖,道:“莫家妹子,哥哥我这厢有礼了。”

        “哼!”女子双眉一聚,双眼一眯,冷冷地反问:“谁是你的妹子?”

        男子一愣,便又改口,轻声唤道:“荷露。”

        “荷露?难道你只记得我的表字,忘了我莫云潇的大名?”女子提高了音量,死死地盯着他。

        男子摇头苦笑,道:“宁碰开封府,不碰莫云潇;宁吃三斗醋,不逢莫荷露。呵呵,哥哥我怎能不知东京城里的这句俏皮话?”

        “啪!”地一声,莫云潇重重地一巴掌拍在了桌上,震得酒壶、酒盅,连同那小火炉都是一跳。

        “那你该知道我的手段!”她的语气越发凌厉,眯着眼睛说:“我念在与你宋明轩竹马青梅,也念在莫家与你们宋家有通家之好,才与你好生相待。你对我无意,想要违背自幼定下的婚约,我原是该体谅。可你为何要当众毁约,让我成了这东京城里的笑柄?”

        她说完又是“啪”地一声,重重地、狠狠地拍了桌子一巴掌。

        宋明轩呆了一呆,然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荷露,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也是我对不起你们莫家。不过,我确有难以言说的隐衷。我若不当众如此,只怕日后更难交代。”

        “隐衷?”莫云潇仰天一笑,道:“难道你不洁身自好,染了花柳?”

        “不不不!”宋明轩急忙摇手,道:“我可从来没有……没有去过那种地方!不过,我的隐衷比起吃花酒却还要难以启齿。”

        “哼!”莫云潇嘴角一瞥,道:“你有什么隐衷,不说我也知道。”

        宋明轩闻言一惊,顷刻间汗湿后背。他急忙迈上步子去,盯着莫云潇的眼睛问:“荷露妹子,你说什么?”

        面对宋明轩如炬的目光,莫云潇不闪不避,仍是高傲地扬着头,望着他的眼,说:“你为何执意退婚,又为何在此支支吾吾,哼!我心里头一片雪亮,全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宋明轩双眉一挑,道:“不……不会的,这件事极为隐秘,你怎么可能知道?”

        “你要我亲口说出来吗?”莫云潇身子微微前倾,傲然问道。

        听了这话,宋明轩像是丢了魂儿,只能呆呆地望着她,似聋似痴,不发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