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屋 - 历史军事 - 娇珠映玉在线阅读 - 21 第 21 章

21 第 21 章

        褚映玉仍是觉得身上好像有一股萦绕不去的血腥味,令她作呕。

        她的神色有些恹恹的,脸蛋苍白得几近透明。

        只是条件不允许,这里是安王的别庄,就算是七皇子也不好在这里搞出太大的动静,以免引来主人家的注意。

        褚映玉慢吞吞地从屏风后走出来。

        出来时,一眼便看到坐在窗边的男人,他也换了一身衣裳,虽然也是玄色的锦袍,但若是仔细看,会发现襕边的花纹并不一样。

        她猛地站在那里,眼睑微垂。

        当理智回归,先前的一幕幕掠过脑海,方才知道自己越界了,有多么大胆无礼。与此同时,他怪异的行为也让她越发的迷茫纳闷。

        就在她裹足不前时,陆玄愔开口:“过来。”

        褚映玉不吭声,只是小小步地走过去,离他几步远时停下来,垂下的眼眸能看到他脚上的黑色云纹靴子。

        陆玄愔看她又恢复恭顺沉默的姿态,一双眼睛幽幽地盯着她,再次出声:“过来,上药。”

        褚映玉下意识将受伤的那只手背到身后。

        刚才持着银簪时太过用力,以至于银簪的另一头扎伤了她的手,那火辣辣的疼痛一直在刺激着她的神经。

        室内安静下来。

        不久后,褚映玉满脸迷茫地坐在那儿,受伤的手被人抓着,正给手心里的伤口上药。

        天气冷,她的手被冻得冷冰冰的,与之相反,他的手无比的暖和。

        那样的温度,几乎让她有种要被烫伤的错觉。

        是以等他上好药后,她迅速地将手收回来,拢到袖子里。

        这副避之不及的模样,让陆玄愔的表情不太好,连苏媃都忍不住侧目,暗忖褚姑娘是很懂得如何惹怒主子的。

        不过,估计褚姑娘也是第一个惹怒主子后,仍是能好好地坐在这里的人罢。

        “谢谢。”褚映玉低声说。

        陆玄愔的脸色变得冷冰冰的,似乎还在生着气,连声音也很冷冽,“什么?”

        虽只有两个字,但褚映玉却明白他的意思,是在问她谢他什么。

        褚映玉咬了咬嘴唇,她是个恩怨分明的人,这次要不是七皇子及时将她带走,只怕很快就会有人来“抓奸”。

        虽然抓奸是不成的,但看到自己杀人的这一幕,也不太好。

        她低声道:“谢谢殿下帮忙,若不是殿下,只怕这次臣女无法全身而退。”

        陆玄愔的脸色稍缓,紧接着是更深的恼怒涌上来,满脸冰冷。

        见他一直没说话,候在一旁的苏媃识趣地询问:“褚姑娘,这次的事明显是针对您的,您有什么打算?”

        褚映玉抬头看她,神色很平静,平静到仿佛刚才发生的事与她无关。

        这让苏媃心头微微一震,突然发现,这姑娘好像和他们调查到的不一样。

        在他们调查中看到的,她是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循规蹈矩,恭顺贞静,就算被父母偏心无视,亦从未怨责过他人,反而对父母越发的孝顺,对弟妹也极为照顾,为女为姐,皆无可挑剔。

        然而刚才的事,可不是大家闺秀能做到的。

        苏媃检查过那醉汉身上的伤,不管是颈项的伤,还是心口的伤,都是快准狠,一击即中,伤及要害。

        若是没有经过锻炼,以及熟悉人体的弱点,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褚映玉与她对视,她上辈子和苏媃相处了近三年,对苏媃非常熟悉。

        她知道苏媃在怀疑她。

        但她不在乎,甚至还朝苏媃笑了笑。

        为何能快准狠地伤到那醉汉?当然是因为苏媃教她的啊!

        苏媃是暗卫出身,能文能武,只是因为七皇子需要一个能帮他打理内务的女性,便由暗转明。

        上辈子,苏媃跟在她身边三年,她也向苏媃学了不少东西。

        褚映玉慢慢地说道:“不是我有什么打算,是算计我的人有什么打算。”

        她的意思很明确,算计她的人,左不过就是想要毁了她,让她和孟瑜山解除婚约,不再拖着孟瑜山。

        对方一计不成,还会有二计、三计。

        苏媃愣了下,有些不可思议,瞬息间就明白,她从一开始就明白,这是一桩针对她的计谋。

        “您……早就知道?”

        想到先前跑出客院要去叫人的那位陈姑娘,苏媃心中明悟。

        一个明明见都没见过的小官之女突然对她如此热情,还要陪她一起去探望喝醉酒的未婚夫,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怀疑的吧?

        偏偏她居然直接跟着人去了。

        这明显不符合褚映玉低调谨慎的性格。

        褚映玉淡淡地道:“我和瑜表哥的婚事是长辈定的,但是……”

        太多的人觉得他们不适合,不希望他们在一起。

        不管是舅母,还是孟月盈,或者是那些倾慕孟瑜山人品、样貌和才华的人,都如此认为。

        就算这辈子不嫁七皇子,她也知道自己是嫁不成孟瑜山的。

        孟瑜山这次回来,便给了那些人一个机会。

        是以孟月盈突然给她们下帖子,请她们来庄子游玩,其实就已经开始在算计,这桩婚事迟早会解除,只是不知道会怎么解除罢了。

        就算她躲过这次的算计,还会有下一次算计。

        既然如此,不如她主动出击,看看对方要怎么做。

        只是她没想到,幕后之人会用如此下作的手段,居然想找人毁掉她。此等行事,简直卑劣之极,但也是极为简单迅速的解决之法。

        苏媃见她脸上没有丝毫的伤心和愤怒,不由愣了下。

        有人觊觎她的未婚夫,甚至为此要毁掉她,正常的姑娘不是应该伤心害怕的吗?怎地褚姑娘如此与众不同?

        难不成她和孟二公子间没什么感情?

        这么一想,苏媃飞快地看了一眼主子,觉得主子会高兴吧?

        褚映玉没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她站起身,朝陆玄愔福了福身,仍是那般恭顺柔婉,“这次的事,多谢七殿下出手相助,日后若是有需要臣女的地方,臣女一定会报答殿下。若是没什么事,臣女便先走了。”

        原本有些缓和的脸色,在听到她这话,陆玄愔的表情又冷下来。

        他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让褚映玉的腿有些发软,越发的不敢抬头看他。

        苏媃见主子真的生气了,赶紧说:“褚姑娘,有人要算计你,一招不成,肯定还会有后招,你这么出去可能不太好。”

        她心里叹息,暗忖这位姑娘可真是懂得如何激怒主子。

        主子想要护着她,自是不愿意她离开这里的,以免再给人伤害她的机会,但她似乎不领情,宁愿直接面对。

        褚映玉自然知道,但她实在不想留在这里,面对着妹妹名义上的未婚夫。

        这算什么啊?

        褚映玉嘴巴动了动,终于抬起头,看向面容冷冽的男人。

        她直视他,柔和的声音多了丝丝锋芒,“七殿下,不管如何,您是臣女的妹妹的未婚夫,臣女希望你们能顺顺利利地成婚,别生什么波折。”

        这话里的言下之意,指责他越界了。

        一时间,室内再次变得安安静静的。

        以陆玄愔的骄傲,何时由得一个女人如此挑衅他?

        苏媃都不禁觉得褚映玉真是个胆子极大的姑娘,放眼整个京城,敢这么和主子说话的也没几人。

        果然,便见陆玄愔下颌抽紧,明显压抑着怒气,语气冰冷。

        “不是!”

        褚映玉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然后又笑了笑,柔声说:“殿下,您与舍妹的婚事是太后娘娘定下的,所有人都知道。”

        不是他说不是就不是的。

        她心里也有些疑惑,不是说褚惜玉是七皇子的救命恩人,他对褚惜玉有情,上辈子要不是她替嫁,他们早就欢欢喜喜地共结连理吗?

        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正想着,就听到苏媃委婉地说:“褚姑娘,奴婢刚得到消息,令妹似乎已经有了个心上人。”

        “……”

        褚映玉瞳孔微缩,心脏有瞬间的失序,然后疯狂地跳动起来。

        她呆呆地盯着陆玄愔,想从男人脸上看出点什么,但除了冰冷和沉怒外,什么都看不出来。

        褚映玉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往上窜,浑身发冷。

        褚惜玉所做的事,说是全家下狱流放都不为过。

        这也是上辈子时,为何父母口口声声说是她倾慕七皇子,抢走妹妹婚事的,就是怕褚惜玉婚前与人有染的事传到宫里,惹怒圣人。

        皇家的婚事岂由得你嫌弃?

        褚惜玉如此行为,不正是告诉圣人,你嫌弃他的儿子吗?原本圣人便因七皇子生来有疾而怜惜他,想给他最好的,可你却另结所爱,只会让人觉得你在嫌弃他有疾,不愿意嫁给七皇子。

        圣人一怒,血流千里,届时整个长平侯府都要遭殃。

        褚映玉喉咙干涩,艰难地道:“七殿下,可能是误会……”

        不过她也知道,既然苏媃敢开口,应该是已经查到什么。

        陆玄愔并不言语,只是深深地凝视着她变得苍白的脸,然后说:“走罢。”

        他让她离开。

        褚映玉想说什么却发现一切语言都显得如此苍白。

        上辈子,褚惜玉瞒得很好,直到自己死前,都没有暴露这桩事,没人知道当初褚惜玉移情别恋的事,甚至无人知晓男方是谁。

        最后苏媃将褚映玉送了出去。

        送她出客院时,苏媃含蓄地说:“褚姑娘,太后娘娘当年为殿下定下婚事时,只说定下褚家的姑娘,您也是褚家的姑娘。”

        褚映玉神色一僵,总算将所有的事串连到一起。

        怪不得七皇子的行事如此古怪,怪不得他会主动帮自己,怪不得他居然会将她抱在怀里,还哄她别哭……

        原来是因为褚惜玉背叛了他,所以他要换个未婚妻,如此也不算是辜负太后的好意。

        可是……

        褚映玉艰难地说:“我、我有婚约的……”

        不仅七皇子本人有婚约,她也是有婚约的,不是他想换个褚家姑娘就能换的。

        闻言,苏媃只是温和地看着她,但笑不语。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