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屋 - 历史军事 - 娇珠映玉在线阅读 - 6 第 6 章

6 第 6 章

        彼此寒暄过后,一行人便去了正堂,给靖国公祝寿。

        靖国公的年岁已经不小,他是行伍出身,身材依然魁梧壮硕,满面红光,精神矍烁,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仪态。

        此时他坐在正堂的上首位置,厅堂里的人不少,都是来给他祝寿的人。

        看到儿子孟玉珂带着女儿、女婿和外孙等进来,靖国公自是好一阵开怀。

        他的声音洪亮,笑着说:“你们回来啦,快过来给我瞧瞧。”

        靖国公是真心疼爱静安郡主这女儿的,连带着对静安郡主所出的几个孩子也极为偏爱,甚至越过府里的孙子孙女们。

        当然,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出,其实他更喜爱的是活泼的龙凤胎,再加上褚惜玉姐弟俩在长辈面前向来嘴甜,很讨人喜欢,更深得长辈喜爱。

        看靖国公一手一个拉着龙凤胎说话,不少人暗暗看了眼孤伶伶地站在一旁的褚映玉。

        褚映玉神态娴静,默默地站着,面上并无嫉妒或愤恙之色。

        这场景大伙儿挺熟悉的。

        大概是龙凤胎太过讨人喜欢,相比之下,嘴拙又文静的褚映玉更像个木头美人,不会主动去争宠,讨长辈的喜欢。老人家的孙子孙女和外孙都不少,你若不主动去争取,谁会注意你?

        难不成还想等着别人主动来疼?

        等长平侯和静安郡主祝寿完,便轮到小辈,褚映玉作为长姐,带着两个弟妹上前给靖国公磕头祝寿。

        磕完头,褚瑾玉便迫不及待地道:“外祖父,这是我和二姐给您挑的礼物。”

        他拉着褚惜玉将带来的礼物呈上去,脸上的笑容欢快。

        龙凤胎其实长得并不像,不过长平侯和静安郡主长得都不差,生出来的儿女也是极为好看的。

        褚瑾玉的容貌俊秀,唇红齿白,又是锦绣堆里养出来的,好一个金尊玉贵的小公子,光是这副容貌,就极讨人喜欢。

        姐弟俩是在珍宝阁选的礼物,褚瑾玉选的是一把古剑,褚惜玉选的是前朝的端砚,都极合镇国公的心意。

        相比之下,褚映玉的一双袜子实在是平平无奇,算是尽个心意。

        不少人都在心里嘲笑,暗暗摇头,觉得褚映玉真是个木头疙瘩,怪不得只要姐弟三个一起出现,大伙儿的目光都在龙凤胎身上,很少会注意她,长辈也更疼龙凤胎。

        靖国公笑呵呵地收下小辈的礼物,对龙凤胎时是满脸慈爱,轮到褚映玉,脸上的笑容虽不变,却随手将那双袜子递给旁边的下人,并未正眼看它。

        褚映玉当作没发现,默默地退下。

        给靖国公祝寿完后,小辈们便和长辈分开,去园子那边玩。

        褚映玉姐弟几个都很熟悉靖国公府,特别是褚惜玉和褚瑾玉,靖国公府就像自家后花园,并不需要人引路,来到园子就各自去玩了。

        褚惜玉跑去找靖国公世子的嫡女孟月盈,褚映玉并不和他们一道。

        见周围没人,寄春便问道:“小姐,您饿不饿,我去给您拿点吃的过来?”今儿出门前,小姐吃的并不多。

        今天来靖国公府,褚映玉只带了寄春一个丫鬟,原本想说不用,不过看寄春心疼的模样,便点了点头。

        寄春离开后,褚映玉在附近的亭子里坐下来,等寄春过来。

        亭子周围生长着茂盛的花树,虽然已是深秋,花树的叶子掉了不少,仍是郁郁葱葱的,衬得这一带颇为幽静。

        褚映玉也喜欢这里的幽静。

        今天来的宾客不少,还有各家的贵女,褚映玉其实并不怎么喜欢和那些不喜欢自己的人打交道,不如落个清净。

        这也是她的一种自我保护方式。

        只要远离那些是是非非,是是非非就沾不上她,就是这样容易被人说孤僻、古怪。

        正坐着,突然一阵清脆的笑声由远及近。

        褚映玉抬头看过去,见到不远处的小径上,几个打扮华贵的少女走来,她们边走边聊天,并未注意到亭子里的褚映玉。

        “哎,七皇子今天也来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有人看到七皇子的车驾呢。不过也不奇怪,毕竟他和褚二姑娘有婚约,将来他们成亲后,靖国公府也算是七皇子的外家……”

        “我还没见过七皇子呢,听说七皇子长得很好看,是不是?”询问的姑娘满脸好奇之色。

        “唔,确实是个极为俊俏的郎君。”

        “那就可惜了……”

        “……”

        几个少女以为周围没有人,脸上的可惜之色并未遮掩。

        自从七皇子被召回京,因圣人的看重,以及七皇子手握兵权,京里注意他的人不少,众人聚在一起时,总免不了提他几句。

        特别是那些还未出阁的怀春少女,但凡见过七皇子本尊的,每每被他的清隽的容貌和出众的仪态所吸引,又想到他有重言之症,可惜之色溢于言表。

        褚映玉默默地听着,暗忖七皇子确实长得极为好看,是皇子中最出众的,甚至也是京城里有名的美男子。

        大概是上天是公平的罢,给他尊贵的身份、俊美的容貌和令人瞩目的本领,偏偏要夺去他的声音,就像无瑕的美玉上的裂痕,令人喟叹。

        几人终于走到亭子,见到坐在那里的褚映玉,瞬间噤声。

        她们的脸色有些不自在,褚映玉可是七皇子的未婚妻褚惜玉的长姐,就像在当事人面前说人家的坏话,难免会尴尬。

        几人忍着尴尬打了声招呼。

        褚映玉朝她们微微颔首。

        彼此尬聊几句,那几个姑娘赶紧离开,直到走远后,方才小声道:“我们刚才说的话,她不会告诉褚惜玉吧?”

        褚惜玉知道了,那不就代表七皇子也会知道?毕竟他们是未婚夫妻,算是一体的。

        “她刚才看着挺淡定的,应该不会说吧?”

        “其、其实咱们也没说什么啊,她就算告诉也没什么。”

        “……”

        几人说了几句,彼此面面相觑,最后决定以后说话还是先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免得被当事人听到,多尴尬啊。

        -

        褚映玉压根儿就没将这件小插曲放在心上。

        这辈子她不想再替嫁,不替嫁的话,七皇子便和她没关系。

        当然,她心里也是有几分惆怅的,成为皇子妃还是有诸多好处的,不说皇家媳妇的尊贵,夫荣妻贵,无人敢随便欺辱,就是有花不完的银子这点,还是挺令人心动的。

        可是想到上辈子的惨死,想到有人说她恬不知耻地抢了妹妹的婚事,她又觉得还是算了。

        既然不再替嫁,那便得考虑将来的出路,和孟瑜山的婚事,只怕是避不开。

        虽然她不想再替嫁给七皇子,但她其实也不怎么想嫁孟瑜山的。

        她很清楚,舅母齐氏心目中的儿媳妇人选并不是她,而是舅母娘家的侄女——忠勇伯府的齐润怡。

        舅母会这么选的原因很简单,其一是自己娘家的侄女比她这个不喜欢的小姑子的女儿更让她亲近,其二是齐润怡是忠勇伯的嫡长女,嫁妆丰厚。

        孟瑜山是嫡次子,不能继承国公府,那就给他找个嫁妆丰厚又得力的妻子,将来能帮衬他。

        褚映玉虽然是长平侯府的嫡长女,但齐氏哪不知道,长平侯夫妻俩压根儿就不喜这长女,更喜欢的是小女儿,将来她出嫁时,肯定也没有多少嫁妆的。

        褚映玉知道人都是现实的,并未太在意。

        如果可以,她更想一个人自由自在,嫁人其实也没那么好。

        这是她上辈子成亲后便悟出来的道理。

        正当褚映玉低眉沉思时,一道柔和的声音响起:“褚姑娘。”

        褚映玉下意识地抬头,见到亭外站着的侍女时,心脏不受控制地跳了下,差点绷不住脸上的表情。

        是苏媃。

        她非常熟悉苏媃,上辈子她嫁给七皇子后,苏媃一直贴身伺候她。

        苏媃曾经是坤宁宫的宫女,在七皇子出宫建府后,皇后将她指派去伺候七皇子,是个非常能干的,能文能武,上辈子苏媃便帮了她不少。

        但是……

        褚映玉一直以为,这辈子自己若是不替嫁,不会再和苏媃他们打交道,突然间见她出现在这里,自然有些惊吓。

        想起刚才那几个姑娘说七皇子也来了,苏媃出现在这里,倒也不奇怪。

        只是她突然叫自己,褚映玉心里难免有些警惕。

        苏媃面带微笑,开口道:“褚姑娘,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褚映玉心里并不平静,面上不显,温声道:“多谢苏姑娘关心,好多了。”

        苏媃眼神微晃,笑道:“褚姑娘知道我?”

        她随七皇子回京的时间并不长,京城里知道她的人不多,更没有多少人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褚映玉心中又是一跳,依然是一副娴静文雅的模样。

        她轻声道:“我听妹妹说过,苏姑娘是七殿下身边伺候的人。”

        苏媃微微颔首,并未纠缠这话题,说道:“奴婢有事找褚姑娘,不知道褚姑娘能否随奴婢走一趟。”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