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屋 - 网游竞技 - 二哥他超努力在线阅读 - 15 第 15 章

15 第 15 章

        康老大起身,但又想起自己还有事情没处理,又坐下来,自己就一点小本生意,还是得好好看着点。

        他安排了一个手下过去。

        “你过去一趟,能把虞安带过来,我亲眼看看,这看照片也不准啊。”

        二把手说:“老大,您不是说卫家有保镖暗中保护吗?咱们过去能行吗?”

        康老大抽了一口烟,往外一吐,稍微一做表情就面目狰狞。:“他们又不会限制虞安的行动,他自愿过来不就行了。”

        “少他娘的啰嗦,再不去,那两个小混混衣服都给你抢回来了,到时候真和卫家解释不清楚。”

        二把手坐上车,指挥手下开去出租楼那边。

        二把手坐在车上,副驾驶上,有个小弟开口:“康老大怎么非要见虞安啊,九哥,您知道不?说给小弟们听听。”

        九哥也有四十多岁的样子,啧了一声:“老大认识一个人,儿子刚刚出生,这个人就死了。他在工地上死了后,他家里兄弟过来收尸拿赔偿金走了。”

        “如果真是朋友的遗孤,怎么着……”

        九哥停顿了一下,说:“怎么着也不能让自己人被欺负啊。”

        之所以要看虞安真人,因为有些人拍照和真人长得完全不一样。

        九哥不太相信虞安会是卫家的人,卫家的权势,虞安要是康老大当年朋友的儿子,他妈怎么攀上卫家的?

        谢绯是他的弟弟,那他俩的妈在哪里?为什么姓谢,不姓卫?

        九哥一肚子疑惑,面包车开到出租楼附近,远远一瞧,虞安正好站在灯光下。

        九哥人到中年,不近视,看得清清楚楚,那神态模样,几乎和照片上的虞文清很相似。

        不过,虞安长得要白皙很多,也要好看一些,他那个漂亮妈妈也贡献了一些力量。

        虞安可能是遗传了妈妈的体质,唇色浅淡,明明穿着剪裁得体的衣服,但就是贵气中多了一些柔和。

        此刻,谢绯躲在二哥的背后,小心翼翼地探出头看向拦路的两个小混混。

        他俩站在路中间,穿着短款皮衣,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头发上有些湿漉漉,看起来像是油头,鞋子踩到湿漉漉的地面上,发出吧唧一声。

        他俩面黄肌瘦,头发毛躁粗长,掐着一根烟,空气中传来难闻的烟味,令人作呕。

        其中一个小混混开口:“你就是虞安?”

        虞安嗯了一声,没有反驳,既然冲着自己来的,反驳也只是废话。

        虞安反问:“干什么?李平乐让你俩来的?他还没被卫家折腾死?”

        小混混咧嘴一笑:“没死呢。”

        虞安感受到谢绯听到李平乐的话后,身体一僵,思索片刻后,说:“看来,那渣男过得很好。我和小绯过成这样子,他倒是无动于衷。    ”

        小混混上前,说:“哥俩今天很冷,所以能不能把你的衣服借我穿穿。”

        虞安低头看了看,说:“这年头还有抢衣服的?”

        那两个人嘿嘿一笑,说:“哥俩生活比较苦,少几件衣服穿,看你穿的不错,准备买你几件衣服。一百块钱买个七八套吧。”

        虞安蹙眉。

        卫家的人特地把衣服标签和有明显特征的图案去掉,避免被人发现他穿的大牌。

        没想到还是被盯上了。

        以这两个小混混的眼光,他俩不一定认得出,估计有别人告密。

        虞安笑了一下:“强买强卖,你们觉得卖的出吗?我身上的衣服都是大牌的高定,限量款,有做特别的细节处理。收二手的人敢买,当他看到真货时,可真正识货的人,没人有胆子从他手中买走。”

        “男装的二手比女性服饰箱包难出,能花大价钱买的人,就算衣服去标了,又有几个不识货的呢?”

        “何必做这些无用功。”

        虞安提醒他:“你俩也没本事拿走。”

        小混混指着自己,得意地说:“你知道我们是谁的手下吗?康老大,你懂吗?”

        他俩爆出老大的名号,可惜对面的虞安和谢绯不认识。

        他们刚来,也没心思认识这边的地头蛇。

        谢绯算了算,看向二哥,低声说:“他们两个人,我们也两个人,打起来也不输。”

        不过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

        自己不会打架,他也不相信一向温柔善良的二哥会打架。

        而且二哥身体不适,万一出一点意外。

        如果还在卫家,二哥不可能遭遇这种事情。

        如果衣服真的被抢了,自己的钱也买不了几件厚实衣服,现在还没开春,还很冷。

        谢绯抽泣了一下,强忍住难过,他拿起书包,等会儿就砸过去。

        那两个人刚刚要走过去,突然黑暗中,一块石头砸到他们身上。

        一人破口大骂,一转头,脸色一变,陪着笑脸说:“九哥,您,怎么来了?”

        几个人跟着九哥往这边走,九哥边走边说:“我他妈的,什么时候康老大沦落到要抢人家衣服卖二手的地步?”

        他走过去,上去就给了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混一巴掌。

        “敢打着老子的名头招摇撞骗,当老子是死的啊。”

        两个小流氓跪地求饶,眼泪汪汪:“老大,我们就是和他开个玩笑,没想着真的抢衣服。您之前不是说了,不干违法的事情吗?我俩又没抢,就是和他聊两句。”

        九哥啐了一口唾沫。

        虞安看那两个小混混在不停求饶,甩锅,说:“既然来抢了,那肯定找到收二手的人,查查手机就知道了。”

        另外一个手下兴奋地说:“是啊。”

        九哥踹向小弟:“那还不赶紧查。”

        他看向那两个小混混:“你俩要是真的不听话,老子弄死你。”

        他身上满是戾气,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虞安,凑近一看,倒是没太像虞文清了。

        不过整体感觉还是像的。

        九哥既然来了,他就得问个清楚:“你就是虞安,你运气真好,康老大指名要帮你。”

        虞安看向他,仔细打量,这群人不像是发展到一定规模的□□团体,应该就是那种凑在一起的小混混。

        但他并不想见这个所谓的康老大。

        自己恐怕还轮不到他们来保护。

        虞安反问:“如果,我说不呢?”

        九哥表情狰狞,虞安吃硬不吃软啊!

        他把手中的烟往地上一丢:“咱老大亲自点名要见面,你不去?”

        虞安说:“谁知道你俩是不是自导自演,我主动上你的车和被抓上车,警察处理时的速度可不是一回事。”

        九哥把手中的香烟一扔。

        “不识好歹,老大还说卫家派了保镖保护你,我看你今晚出事也没出手,估计是假的。既然滚出卫家了,就老老实实按照咱这里的规矩。”

        “来,把他拉上车!”九哥觉得面子上挂不住,第一次被小年轻震慑。

        他心中也有些不快。

        虞安穿的这么好,有钱人家的少爷,到贫民窟来体验生活,他最讨厌这种有钱人了。

        话音落下,突然一道强光突然亮起,众人看向车灯方向,正对着自己,刺得九哥等人挣不开眼睛。

        卫沈的声音还是很欠揍,吊儿郎当的态度:“虞安,小傻逼,这老城区可不是人住的地方,烂的要命。”

        卫沈说话时,明显停顿了一下。

        分别喊了虞安和谢绯两个人,只是他给谢绯取了个外号。

        谢绯听到卫三少爷的声音,气得面红耳赤,上次对方扇自己一巴掌的地方莫名隐隐作痛:“你不可以骂我二哥!”

        卫沈顿了一下,嘲讽地笑了起来。

        虞安想了想开口提醒:“他口中的小傻逼应该是指你,小绯。”

        卫沈骂了:“怪不得被丑八怪骗,脑子有问题。”

        他出现得这么及时,不可能是巧合,大概率就是这个中年男人说的卫家有保镖在这边。

        虞安刚刚要和卫沈开口,让他处理一下这些地痞流氓,查一查这个人的老大为什么要见自己。

        虞安自认为与人和善,顶多就是不同意小弟和李平乐出柜,对方怀恨在心。

        但是以李平乐的能力,他可没本事喊这么多人来

        “卫沈少爷,麻烦查一下他们老大为什么要见我……”

        虞安话音刚落,突然略微睁大眼睛。

        迎着灯光走来的,不止是卫沈。

        作为卫总的生活行政,最近暂替虞安工作的付之,付行政也一并出现。

        二人背后还跟着几位身强力壮的保镖。

        众人看向九哥,没将他放在眼里。

        九哥没见过这阵仗,就算虞安站在那里,也没胆子强拉人上车了。

        虞安大脑飞快思考,负责工作排班,知道今晚上是付之的工作时间,他此刻应该待在大哥身边。

        他不可能和卫沈一起出现,唯一的可能就是……卫长恒来了。

        大哥来了?

        卫沈拨弄了一下头发,打了个哈欠。

        付之看向虞安,提醒他:“虞特助,请您上车,司机会送你回住处的。”

        那出租房不是虞安的家,顶多算是个临时住处。

        虞安心下了然,拉着谢绯往车上走。

        三台车,虞安本想和谢绯坐第三辆,但谢绯坐上去后,有司机开口说:“虞特助,请到头车。”

        谢绯不知道卫长恒来了,他眼巴巴地想下来,跟着二哥坐在一起。

        虞安让他坐好:“分开坐车。”

        谢绯老实听劝。

        虞安转身去了头车,拉开车门,车里卫长恒在看他。

        虞安抿了抿唇,说了句大哥,晚上好,然后弯腰坐了进去。

        副驾驶位置上坐着一名助理,虞安只能坐在后排。

        幸好没让谢绯过来。

        虞安确定卫长恒是特地过来了,不止一次两次,他是为了谢绯,还是为了自己,或者说看在卫叔叔的面子上?

        这个,虞安只能抽空去问问卫沈和付之两个人。

        虞安心中感激:“谢谢大哥。”

        卫长恒低声说:“嗯。”

        车里安静了一下,虞安坐在位置上,快到住处时,他忍不住开口:“大哥,能去调查一下今晚那个要见我的人是谁吗?为什么要见我?”

        卫长恒点点头。

        到家楼下,谢绯下车,收到了二哥的短信,说要和朋友聊一聊,让他先上楼,楼上煮了饭,他得热一下才行。

        谢绯不疑有他,隔着车窗打了个招呼。

        车里,虞安低声说:“本来想请大哥喝茶吃点茶点的,但家里没准备,下次要是有机会,一定请大哥赏脸。另外,大哥吃晚饭了吗?”

        前排的助理说:“虞特助,卫总吃过了。您呢?”

        虞安摇摇头:“我等会儿上楼吃。”

        “吃什么?”

        卫长恒问。

        于是虞安小声说:“青菜水煮蛋。”

        卫长恒蹙眉:“就吃这个?”

        虞安笑了笑:“其实我在书店吃了工作餐,还不错,在家里吃青菜只是让小绯体验一下艰苦。”

        卫长恒沉默了片刻,虞安准备推门下车时,突然开口:“车上有备着吃的,吃点吧。李管家做的。”

        助理拿出保温盒的东西,放下板子,一件件摆好东西,低声说:“请慢用。”

        虞安看向卫长恒,对方没有看向自己,只是目光看向窗外。

        饭菜很好吃,虞安安静地吃完,由于助理只拿了一副碗筷,所以虞安不方便请大哥用餐。

        但虞安不可能真的傻到不管大哥,就这么眼巴巴地吃完。

        李管家没有准备汤菜,为了携带方便,炸了一些天妇罗,包了一些寿司。

        虞安拿餐纸包了一块寿司:“大哥,这个很好吃,你尝一尝?”

        卫长恒低声说:“不饿。”

        虞安又说:“那我可能吃不完,能带上去吗?”

        卫长恒蹙眉:“给谢绯?我说了,你太溺爱他了,虞安。”

        虞安看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解释:“我是真吃不下……”

        卫长恒这次同意了:“包好,走上去吧。”

        虞安下车,上楼,但这一次卫长恒跟在后面。

        虞安硬着头皮往上走,在楼道里遇到了几位邻居大妈,她们这个时间段都爱在外面溜达聊天。

        “虞安,你哥哥又来了?”

        另外一位不认识,疑惑地重复:“什么哥哥?”这两个人长得也不像啊。

        虞安笑了笑,没有解释,走到三楼时,声控灯亮了又熄灭。

        卫长恒站在门口,低声说:“虞安。”

        虞安以为他会说让自己进去,或者说自己走了。

        但下一刻,虞安听到男人低沉着声音说了一句:“注意身体。”

        他的存在感太强了,叫人难以忽略。

        虞安回头看向他,卫长恒低头望着他。

        “谢谢……大哥。”

        虞安垂眸,大哥好像没有自己想象的冷淡,起码谢绯的事情发生后,他是一直护着谢绯的,就是嘴硬心软。

        虞安进门,发现谢绯在餐桌前等人,他把青菜荷包蛋里的青菜吃光了,剩下的鸡蛋留给二哥回来。

        虞安不方便说自己吃了东西,只能应下。

        今晚的事情,卫沈处理,万无一失。

        虞安有些睡不着,临睡前给大哥发晚安短信。

        此时此刻,卫家别墅一楼客厅里。

        家里暖气充足,甚至还有些过于暖和,身形高大的男人脱了外套,穿着黑色衬衫靠坐在沙发上。单手搭着沙发靠背,布料之下,是流畅有力的手臂。

        卫长恒略显不耐烦地缓缓扯松了点领带。

        其他人等在两侧,低着头,都在听着卫沈汇报工作,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出。

        卫总素来要求严格,要求别人,也要求自己。

        此刻,他心情显然极度不悦。

        “老大,查到了,那个九哥要让虞安去见一个人,这个人原名康为,大家都喊他康老大。年轻时抢劫坐过牢,出来后不敢犯罪,但是也没干正经事情,不成气候罢了。”

        卫沈一边说一边观望卫长恒的脸色。

        “康老大之所以要见虞安,是因为他怀疑虞安是他朋友虞文清的儿子。”

        “从康老大的口中得知,虞文清二十三岁时,跟着他们那群人去外地一个工地打工。发生了点小意外,说为了救工友,从楼上摔下来摔死了,赔了一笔钱。不过,事情有点隐情,那个康老大好像拿了封口费,赔偿了二十万吧,在二十多年前,这是一笔巨款了。康老大签了字据,咬死不能对外讲这事。他说,虞文清死后第七天,家里人就过来给收尸了,拿了赔偿走人。”

        “康老大见虞特助长得像对方,又是同姓,就想确认一下。”

        卫沈说完后,察觉到老大脸色不对,谨慎地走到一边。

        卫沈越说越疑惑,他有些不明白。

        虞安和他妈到卫家时,两个人过得很拮据,底细都被卫家查的干干净净了。

        虞安的母亲当年拿没拿到那笔赔偿金,卫沈不清楚。

        但是,虞安的母亲并不知道她的丈夫死亡的事情,一直当做失踪对待。

        只是没给对方去办死亡证明。当然,她本人没有虞文清的户口,也办不到死亡证明。

        不过离婚还是没问题道

        卫长恒缓缓开口:“撬烂他的嘴,明天我要知道真相。”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