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屋 - 网游竞技 - 二哥他超努力在线阅读 - 5 第 5 章

5 第 5 章

        李哥抬起自己被扇到红肿的脸,露出骄傲满意的表情。

        最近三个月,谢绯爱他爱得死去活来,为他和家里闹翻,为他总是从学校逃学,恨不得整天抱着他卿卿我我,一刻也不想分离。

        他对自己很自信。

        他甚至觉得凭借着自己的这张脸,完全可以说服卫家的人。

        谢绯看到他的脸,先是拍了拍二哥的肩膀,而后又哭哭啼啼跪倒在地上,靠着李哥,说:“大哥,二哥,我是真的很爱他,三个月前,我差点被车撞到,还是李哥救了我。之后,我也帮过李哥几次忙。”

        谢绯的心里,他和李哥是相互救赎的关系。

        谢绯说:“我和李哥不会要卫家的钱,我俩会自食其力,好好赚钱生活。”

        “只要两个人真心在意,未来就一定会幸福的。”

        虞安明白,自己磨破嘴皮子也说不通恋爱脑的弟弟,只能好好和李哥“交流。”

        说是交流,不如算是威胁。

        虞安冷笑一声,打破李哥的幻想:“你就算和我弟弟在一起,卫家也不会认,并且和卫家有往来的生意伙伴都会一起拒绝你,你还要和他在一起吗?”

        李哥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不动声色地看了眼身旁的谢绯。

        他看出来卫家人再生气,应该不会把谢绯赶出去。

        不在意谢绯,早就让他死在外面了,何必闹这么一通浪费时间?

        李哥认定:谢绯就是卫家最得宠的小少爷!

        现在,虞安要自己离开,如果自己答应了,可能卫家会给自己一点钱,但不多。

        比起那点小钱,他更看重卫家的荣华富贵,这可是卫家,这段时间,他在职场上不过是借用了一点点卫家的名声,就过得顺风顺水,看着那些人对自己阿谀奉承。

        人心不足蛇吞象,李哥想到这里,立马抱着谢绯抽泣:“不,我永远不会离开小绯,他就是我的命!”

        谢绯也幸福地抱住了他,亲了他脸颊一口。

        李哥得意地歪歪嘴,故意说:“没有小绯,我宁愿去死。”

        那一刻,虞安想要尖叫,他要给弟弟的嘴巴消毒!

        虞安咬牙,气到两眼发昏,向后趔趄了一步,幸好爸妈扶住了他。

        卫长恒眼角余光看到要气晕过去的虞安,看到谢妈妈扶稳了他,给他顺气中。

        卫长恒缓缓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到这一对苦命鸳鸯面前。

        李哥刚才就注意到他了,这个男人气场强大,穿着黑色衬衫,搭配着笔挺的西装裤,架着腿,漆面皮鞋鞋底没有一丝灰尘。

        他站起来后,李哥打了一个颤抖,对方不像一个生意人,强壮的体魄夹带着令人恐惧的威压。

        李哥没见过卫长恒,但也猜出来他的身份。

        李哥浑身颤抖,磕磕巴巴地喊了一句:“卫先生……”

        卫长恒抬脚踩在李哥的肩膀上,垂眸盯着疼到龇牙咧嘴的丑陋男人,李哥还想硬抗,他甚至都想到自己宁死不屈,卫家人感动,表示刚才只是在试探自己的真心。

        等一会儿,大家就会庆祝他通过了考验。

        卫长恒脸色晦涩不清,嘴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冷笑:“你家算什么卫家人?滚出去,再出现在卫家,再用卫家名头,我就把你俩的腿打折。”

        谢绯恐惧地看向大哥:“大哥,不要……”

        虞安想帮谢绯说话,但此刻不合时宜,他硬生生忍住了。

        虞安不敢开口,其他人更加不敢开口。

        这对苦命鸳鸯是被卫沈硬生生拉走扔出去的。

        卫长恒上楼,没再给他家一点多余的眼神。

        谢妈妈坐在沙发上,眼泪掉了半天,哭诉说:“弟弟很小的时候就从贫民窟出来了,他没经历过那边的乱,现在突然被赶走,怎么办啊。”

        卫叔叔低声说:“实在不行,咱们给他一点生活费,不至于饿死,最近那么冷,还没交点暖气费,听说那男的家里都没取暖的东西。”

        一旁的李管家小声提醒:“那个,老爷,您似乎忘记了,你的卡其实是少爷的一张副卡,资金明细一清二楚,您要是给谢绯和他对象钱,恐怕……”

        他一个月三万的零花钱也没了。

        卫家的财务和法务多如牛毛,没人敢在这上面动手脚。

        虞安倒是有点钱,他这个月的五万工资也即将到账了。

        但他不打算直接给谢绯。

        虞安上楼去了卫长恒书房,正好碰到卫长恒拿着咖啡杯打开门,两个人四目相对。

        虞安看到大哥的脸色,心中不安,说:“我替小绯替大哥道歉,大哥,你别生气,对身体不好。”

        卫长恒嗯了一声。

        虞安小声说:“大哥,小绯他还小……”

        卫长恒好不容易好看一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难看:“虞安,你再帮这个蠢货说一句话,你也一起滚。”

        虞安嘴唇嗫嚅:“小绯还很年轻,我怕那个男的生米煮成熟饭,日后就算回头也毁了。”

        “大哥,可以派个人帮忙看着吗?”

        如果大家同意谢绯和李哥在一起,小孩子心性,过段时间就分手    ,无非就是伤心难过一段时间。

        这件事情对虞安和母亲来说,影响不大,只要卫长恒不追究,事情就当没发生过。

        这也是他处理此事时,一直摇摆不定的原因。

        但卫长恒不同,他是卫家的掌权人。

        谢绯和李哥的事情打着卫家的名头,实实在在诋毁到了卫家头上。

        卫长恒的利益受损,让他忍,他不可能忍!

        虞安的本意也是拆散那对恋爱脑,底线是保护好谢绯的人身安全。

        他低声打感情牌:“我知道大哥不是一个狠心的人,以前,我高三压力大,生病发烧请假,还是大哥帮我喊了家庭医生。”

        虞安也知道自己的立场站不住脚,但他就是忍不住想帮谢绯说话,起码,他认为谢绯罪不至死。

        谢绯是他一手带大的孩子,妈妈以前打工总是早出晚归,虞安没弟弟前,总觉得孤独。

        后来,谢绯出生后,小朋友除了傻了点,恋爱脑点,对二哥是真没话说。

        谢绯小时候长得可爱,像个可爱的福娃娃,那时候家里穷,但不少大人还是会给他一点点吃的。

        有时候是一块饼干,几颗花生,一两颗水果硬糖。

        谢绯都不吃要带给自己。

        虞安承认大哥说的不错,谢绯是有些笨,因为从小大家都对他好,所以他就觉得世界上没有坏人。

        日子过得苦,弟弟还没记事,等记事时,妈妈已经带着他俩来到卫家过上好日子了。

        那些苦难的回忆,只有虞安记忆深刻,他不想让弟弟再过一次。

        卫长恒低头,盯着虞安的眼睛,把过去的事情再说出来,仅仅只是为了他的弟弟?

        卫长恒攥紧了手中的杯子把手,一字一顿,脸上的笑容带着戾气:“真不愧是亲兄弟。我说过,你再多说一句,你也一起滚,公司和家里的东西都收拾收拾,趁早滚。”

        *

        傍晚。

        谢绯站在虞安新租的居民房里,低下头,红了眼眶。

        一副精英打扮的二哥和逼仄的租房显得格格不入,刚才他上楼时,居民楼里的一些大妈发出了惊叹的声音,问了几句,就问虞安结婚没有,有没有女朋友。

        虞安双手抱胸,看着局促不安的弟弟。

        谢绯身旁站着李哥。

        他刚才和谢绯徒步走了好一会儿,两个人穷到没钱打车,走了好久,才坐上公交车。

        冻得鼻青脸肿,整个人像个猪头。

        谢绯看到二哥如今沦落到如今的地步,眼泪直掉:“对不起,二哥,我没想到大哥真的会气到把你赶去来,对不起。”

        “我知道是二哥帮我说了话,才会让大哥生气的。谢谢二哥,日后,日后我一定对二哥好。”

        虞安双眼冰冷。

        一旁的李哥开口说:“二哥,那个你租住的房子这么好,还有暖气,那我和小绯就可以和二哥一起住了。”

        虞安垂眸,环顾四周,这是两居室,带了一个小客厅,还有厨房。

        虞安冷笑:“这么冷,你给小绯租的房子既没网络也没暖气。”

        不求能有卫家的生活水平,但好歹不要这么惨吧。

        虞安真不知道谢绯喜欢这个渣男的原因。

        虞安挑眉:“我不会让你住的。”

        李平乐怯怯,不敢多说了。

        虞安手头上也没多少闲钱,之前的工资帮妈妈付了一次手续费,如今只剩下了五六万。

        当然,这五六万足够普通人家好好用上一两年。

        所以他租住了一个两居室的出租房,打算过渡,车到山前必有路。

        虞安无法判断大哥的态度,他是抱着永久离开卫家的态度走的。

        妈妈一直和卫叔叔生活在外地,如果小弟也离开了卫家,虞安不知道怎么在家里待下去。

        卫长恒不喜表达感情,虞安总是猜不出他的情绪,不知道他的喜怒哀乐。

        可就算离开了卫家,虞安也能讨生活。

        以前,妈妈带着两个孩子生活时,宁可多打一份工作,也会租住有暖气有小厨房的房子,因为冬天真的太冷了,怕冻着孩子。

        谢绯看二哥真的生气,连忙拉住两个人,笑着说:“李哥,我们是来给二哥收拾房子卫生的,赶紧干吧。”

        房间不大,虞安带的东西又不多,很快就收拾好了。

        天色渐晚,李哥打算带着谢绯走,他又不傻。

        虞安还在气头上,这时候算计他手上的钱,虞安能拿刀砍了自己。

        虞安靠在门口,阴测测地说:“小绯,他走,你以后和我一起住,你敢和他继续住就别要我这个哥哥了。”

        谢绯喊了一声哥,眼泪就掉了下来。

        但虞安脸色太难看,谢绯不敢和李哥走。

        李哥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不是,谢绯选择了他哥?

        李哥咬牙,强行忍下去不快。

        谢绯目送李哥离开,一步三回头地回了房间。

        虞安直接把门关上,直接说了一句:“小绯,你男朋友真的不好看。”

        谢绯笑出来:“现在是不好看,那是被卫三哥哥打的,等消了肿很帅的,而且人很上进的。”

        虞安伸出手指,戳在谢绯额头上,说:“你非要我说他是个丑八怪吗?”

        两个人还没吃晚餐,但虞安在冰箱里买了菜,谢绯一边哭一边洗菜,因为二哥说男朋友很丑。

        但他没有和二哥顶嘴,还是给二哥煮了三菜一汤。

        饭吃到一半,他吃着吃着,就开始掉眼泪:“二哥,你真的要离开卫氏集团吗?那你是不是要找新工作了?”

        虞安嗯了一声。

        吃过晚饭后,谢绯又老实去洗碗打扫卫生,虞安下楼,出租房里的一块窗户合页掉落,窗户缝总漏风。

        本来暖气就不热,现在还漏风,房间更冷了。

        他要下楼买些工具回来修窗户。

        外头下起了毛毛细雨,但是不大,几乎看不见。

        虞安忘记准备伞,他索性冲进夜色里一边问一边找,在附近五金店买到了自己要的东西。

        虞安并不担心未来。

        走一步看一步吧,他出生后这些年也都是到处辗转的。

        虞安没有亲生父亲的记忆,但母亲说过自己的父亲比谢绯的父亲条件好一点,但出现意外死亡,怎么死亡的,她没有说,可能是一件伤心事。

        如果没死的话,也不会再嫁人。

        父亲去世,但虞安没见过爸爸的骨灰或者坟墓,推测应该是出意外确定死亡,但尸体找不到了

        妈妈也一直没有开死亡证明,也没有申请离婚,所以户口上还是已婚。

        但虞安有记忆时,他上幼儿园时,母亲带着自己在一个农民工子弟学校附近的棚房住着。

        上一年级的时候,他又跟着妈妈去了谢绯生父的家里住,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

        弟弟四岁时,两个人分手,妈妈又拉着两个孩子换了新住处。

        算起来,卫家的中式园林是他待最久的一次住所。

        虞安思索着未来的打算,他的梦想当然是赚钱,赚很多钱,拥有自己的一个家,然后……可能就是找个喜欢的人结婚吧。

        虞安突然停下脚步,看向居民楼前的豪车。

        这地方道路很狭窄,所以几乎没有小车开进这些租房楼区域,一些人都从窗户处偷看。

        有些不认识车品牌的人,看到那连号的车牌,也面露诧异,这样的大人物开车到这种打工仔聚集地?

        他们只知道三零二住进来一个帅气小伙,身上的衣服针脚细细密密的,看起来板挺有形。

        现在又看到豪车。

        居民们都好奇,这是来了大人物?但由于车里的人一直没下来,大家看了一会儿没动静,也就不看了。

        虞安认出了卫长恒的车,快走几步。

        虞安自然不相信大哥一个有洁癖的人,会亲自到这里来。

        下车的人不是卫长恒,而是卫沈这个狗腿子,他用了一下卫长恒的车。

        车上还有其他人,虞安或多或少都认识。

        除开卫沈,还有卫长恒的一名生活行政,一名保镖,今晚他们不当值,过来溜达一圈。

        卫沈耸耸肩:“说实话,虞安,看到你这样子,我还怪不是滋味的,好歹认识了这么多年。”

        虞安轻声说:“你这话挺阴阳怪气的。”

        生活行政下车,也把保镖拉下来,他们和虞安关系还不错,带了点吃的,还有一点钱。

        本来,他们就想着老大回国后,找个时间和虞安吃一顿,聊聊天,交流一下信息。没想到虞安为了弟弟,宁愿和卫家闹翻。

        房间里的谢绯本来在乖巧等待哥哥回来,听到敲门声,他开心地去开门,卫沈站在门前。

        楼道里的黄灯陡然亮起,但照不亮卫沈的脸,只隐约看到对方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你好啊,恋爱脑。”

        谢绯憋不出话,生气,想哭。

        虞安在背后说:“别吓小绯。”

        谢绯扑进哥哥怀里,又躲到了哥哥背后,警惕地看着卫沈。

        谢绯不情愿地让这三位朋友进了门,但他们是哥哥的朋友。

        卫沈指挥谢绯做这做那,出出气,谢绯也不敢不从,听话的像个小媳妇。

        虞安开口:“小绯,回房间睡觉去。”

        谢绯嗯了一声,小跑着进次卧,但进门前,他回过头看向卫沈等人:“那个,卫三哥哥,二哥……”

        卫沈冷笑:“你不会还想着你二哥能回卫家吧?卫家的人盯着老大身边的特助岗位,多好套交情的位置啊,虞安下午前脚刚离开卫家,后脚,卫家二伯就带着他家那个如花似玉的远方表妹上门。”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在给卫长恒挑媳妇,而不是挑特助。

        谢绯红着眼睛,进了次卧,趴床上掉眼泪去了。

        他害了二哥。

        过了一会儿,虞安看向卫沈:“你说的是真的?”

        卫沈摆摆手:“没,逗你弟弟呢。虞安,日后,咱俩可没什么机会见面了,真令人感慨啊。”

        现在虞安对卫沈彻底没有威胁可能,也没有利益纠纷,他对虞安完全没敌意了。

        卫沈拍拍虞安肩膀,笑意盈盈走了,生活行政则表示会帮虞安看看老大的心情,要是时机成熟,他就帮虞安说两句好话。

        卫总也不会一直生气……

        三人放下东西后就走了。

        虞安把钱收下,看了看,三个人给了八千八百八。

        不少了。

        而且,他们再多给点,会害怕卫长恒动怒。

        毕竟老大刚把虞安赶走,他三就给虞安帮助,像是在打老大的脸。

        虞安收起心思,拿上锤子和合页,准备修窗户,窗台上还有些灰没擦干净,所以他提前戴上了口罩,又听到了敲门声。

        虞安走过去,以为还是那三个人:“你们落下东西没拿吗?”

        虞安把手中的锤头背到身后,睁大眼睛,诧异地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

        门外,西装革履的男人脸色晦涩难分,薄唇紧抿。

        卫长恒第一次看到虞安头发有些乱,戴着宽大的口罩,藏住形状好看的嘴唇,只露出一双眼睛。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