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屋 - 网游竞技 - 二哥他超努力在线阅读 - 4 第 4 章

4 第 4 章

        虞安把爸妈请回家处理小弟恋爱脑的事情,是希望他们帮自己拿个主意,不多指望别的。

        毕竟,在这个家当家做主的人,依旧还是冷酷无情的大哥卫长恒。

        谢妈妈擦了眼泪,小声询问:“我会好好和弟弟说的,你也别生气了,看你,黑眼圈都熬出来了。”

        虞安拍了拍母亲的背部。

        身旁,卫叔叔看了看自己的亲生儿子卫长恒。

        卫长恒抬眸,冷漠的眼神扫视过去,没有半分亲情。

        卫叔叔被他吓得一个激灵,老实本分地站在原地,打消了和大儿子谈心的冲动。

        他不!知道如何和成年后的儿子相处。

        卫长恒一出生就被卫老爷子抱走,抚养在卫家本家,身旁常年跟着数位保镖和保姆。

        至于卫长恒的生母,对方是一位名门世家大小姐,长得花容月貌。

        生母生下孩子后,选择回去继承娘家的家业,两家有了这层关系,利益关系捆绑在了一起。

        后来,对方离婚后再婚,两家利益关系不变,但和卫家人的走动少了。

        总而言之,卫家父子之间没有深仇大恨,但很难破冰。

        虞安也发现了这一幕,欲言又止,不知道说些什么,垂下眼睛看了大哥一眼。

        临近中午,卫沈给虞安打电话,告诉他,还有二十分钟就回来。

        虞安端着茶点,他去书房敲门,送东西时顺带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卫长恒。

        虞安把茶水和糕点摆在书房里,咧嘴一笑:“大哥,您尝尝,我和李管家根据你的口味,把这个时节的梅花糕进行了改良。”

        卫长恒低头看了一眼,盘子里堆着一小碟糕点,应当是模具定的花型,但整体精细度很高。

        卫长恒手指轻轻敲打桌面:“别想着为了谢绯来奉承我。”

        虞安双手摆动,笑了一下:“没有,这盘本来就是给大哥做的,谢绯这次太伤我心了,我不可能再回头了。”

        卫长恒嗤笑一声:“我不信。”

        虞安红了红耳朵,心虚地低下头。

        好吧,说了一半的谎话。

        这碟糕点的确是单独给大哥做的。

        但谢绯也有,他的那盘还在厨房里呢。

        “还有二十分钟他们就回来了,大哥,我……小绯他真的本心不坏。”

        “那个李哥做的事情,诓骗他,利用他,他没有和对方同谋,你也知道小绯的性格,他不是一个贪慕虚荣的人。”

        卫长恒闭着眼睛听他说了一大段话,总结:

        “嗯,他只是很蠢。”

        虞安哏声,一时间无法反驳。

        从小辅导小弟作业,小朋友掰着手指,数了半天,最后算出一个错误答案。

        并且次次文化课成绩都只能是中等。

        小弟的脑子起码在学习文化上是不怎么灵光,本来还指望在艺术方面有点造诣,日后找个人生目标,没想到又在谈恋爱这一块栽跟头。

        虞安面上有些发烫,小声说:“但小绯对我挺好的,我很喜欢他。”

        卫长恒这次没反驳,这对兄弟两关系的确还挺亲近的,谢绯每次放学回家就是喊哥,一定要看到虞安,满世界找虞安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找妈。

        书房里,诡异地沉默了片刻后,虞安没什么好说的,低着头:“大哥,我先出去了,等会儿我来收碗碟。”

        等门关紧了。

        卫长恒拿起一块糕点,低头看了看,直接咬下一小口尝味道。

        男人哑声道:“喜欢啊。”

        他感受着唇齿间的淡淡甜味,揉了揉眉心,轻声喟叹。

        虞安下楼后,在沙发上和父母坐了会儿,聊了聊最近家里近况后,确定时间差不多了,他起身去了别墅后门等人。

        卫家园林很大,所以有三个门口。

        分别是大门,后面,还有侧门,从外面来的话,都可以开车直达。

        也只有后门才能直接开到别墅后面。

        这个时候的三月还很冷,虞安披了一件深色大衣。

        虞安看对方还没来,疑惑地给卫沈打了个电话,但对方接通后,说有点小事,五分钟后过来。

        虞安想了想,太冷了,转头又进屋了。

        卫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过来。

        虞安选择回大厅等了。

        此刻,卫沈一肚子气没地发泄。

        他在破旧的菜市场扇过谢绯巴掌后,倒也有几分后悔。

        因为老大没允许自己打人,自己擅自做主。

        他气头下去后,返程时,允许谢绯这对亡命鸳鸯坐在同一辆车上。

        谢绯等卫三少爷打完电话后,小声问:“是我二哥的电话吗?”

        “是。”

        卫少爷没好脾气地回答。

        谢绯拍了拍男朋友的胸口:“你别害怕。”

        这一路上,李哥一直怕得瑟瑟发抖,谢绯抱住他不停地安慰。

        卫家对自己挺好的,虽然自己这次擅自跑出去和人同居是让家人生气,但毕竟还是和自己好好商量。

        李哥琢磨后,也是这个道理。

        尤其他打听过谢绯的二哥:虞安。

        对方是个好脾气的人,没和人说过重话,也善于察言观色,人际关系挺好。

        这样的人,不太会直接撕破脸大吵大闹。

        至于那位高高在上的卫家掌权人……

        李哥眼睛滴溜溜一转,卫家都能接纳虞安谢绯一家人,那接纳自己也可以啊!

        这只要攀附上去了,自己直接跨越阶级!

        李哥在背后阴测测地看向副驾驶位上的卫沈,按照唾弃了对方一口唾沫,呸,卫家的走狗,看起来就是一个给卫家打工的垃圾。

        等自己成为了卫家人,要他生不如死!

        怀中的谢绯察觉到李哥的情绪,以为他还在生气,抱紧了对方的腰肢,小声说:“李哥,你别担心,我会护着你的。”

        李哥亲了他的额头一口,回答他:“宝贝,我不怕。只要你安然无恙,我做什么都愿意。”

        “今天,我就当是去见你的家人了,你们父母和哥哥如果通情达理,就不会再从中作梗了。”

        他话里话外夹枪带棒,音量虽然不高,但也足够副驾驶位置的卫沈听见,从后视镜看到那张被扇到颊肉红肿的脸,顶着一脸油光,撅着一张嘴亲谢绯娇娇弱弱的小白莲。

        谢绯还一脸娇羞。

        卫三少爷一个恶寒,他让司机靠边停车,一把把李哥扯下来:“你妈的,老子让你俩坐一块真他妈的发神经。”

        李哥一边挣扎一边喊:“不,我要和小绯坐在一块,我要保护他!”

        卫三少爷咧嘴一笑,给他一脚,看到这个高瘦男人痛的在跪在地上。

        卫沈弯腰从后备箱里拿出拖车绳,双手一扯,恶劣地笑着:“好啊,不是要在同一辆车上吗?我把你拖拽在车后面,把你拖回卫家,看你会不会被地面磨得血肉模糊。”

        “或者把你松松垮垮地绑在车顶,时速一百,行驶过程中,再想想你会不会直接被刮飞,砰得一下子落地,炸开了。”

        谢绯在车里被一位保镖压住,哭得梨花带雨,睫毛被泪水打湿,粘连成一缕一缕,哽咽道:“卫三哥哥,您别这样,没有他,我宁愿死。”

        李哥被卫三的言论吓得两股战战,虽然他已经想象出日后折磨这个疯子的办法,但不能现在就被对方弄死啊。

        “我……”

        卫三挑眉,双手一摊开,阴阳怪气地说:“那怎么办呢?我不想让你坐车前后座,可你非要和谢绯坐一块啊,我只能给你想想办法了。”

        李哥战战兢兢,声音颤抖:“我……我可以躺在后备箱里。”

        卫沈说:“你这是干嘛,我又没对你做什么,我刚才只是和你开个玩笑。”

        李哥自己一听,立马爬到了后备箱里,不敢再反对这个疯子。

        开玩笑?

        完全不想相信。

        谢绯冲下车过来拉他,都拉不出李哥。

        李哥说:“小绯,为了你,我可以忍受这个屈辱的。”

        谢绯说:“那我陪你!”

        谢绯要往后备箱爬,半个身体都钻进去了,但被其他手下按住。

        卫沈表情无语地看着他俩,又给虞安打了个电话:“你弟脑回路不正常,可能是没脑子了,虞特助,你给他准备一下后事吧。”

        其他手下看卫沈的脸色。

        卫沈嘴角抽了抽:“把他给我按在车座位上,卫家的人为了一个丑八怪钻后备箱,像什么话呢!”

        这么一耽误,十分钟后,他们才到了卫家别院后门。

        李哥被人连车带拉,硬扯下车。

        手下费了大力气:“你下来!到了。”

        李哥不太想下车,他生怕这群家伙把自己弄下车杀了,扒拉死活不肯挪位置。

        猛地一摔,天旋地转之间,他抬头看向面前的别墅,惊呆了。

        满脑子都是一个字,奢靡繁华,他看到二楼应当是大厅的位置,有一面整墙超长的玻璃。

        玻璃越大越贵,单单是这块玻璃恐怕都得上百万。

        不敢想象这块玻璃是怎么运输过来,并安装上去的。

        越走,李哥的内心越是诧异,这里的东西都是上好的玩意。

        房间里的插花明显都是真花,品种繁多,明显是从外地空运过来的花材。

        外头寒冷,里头却温暖无比。

        谢绯一进去就抱住了妈妈:“妈妈,我好想你,还想二哥。”

        谢妈妈也拍拍肩膀:“妈妈也想念心肝宝贝哦。”

        谢绯还没吃早饭,饿得厉害,卫叔叔把厚外套给他披上,虞安给他塞了两块糕点,谢绯吃很急。

        而李哥被推搡到沙发前,一个没站稳,噗通一下跪下。

        他眼角余光先瞥见了虞安。

        这个一个身形颀长的青年,一身的名牌,双手抱胸,他的长相比谢绯偏成熟一些,依稀和谢绯有那么一点神态上的相似。

        眉眼间都看不出戾气,对方表情有着淡淡的忧愁,但依旧还会让人觉得他性格很好。

        如果谢绯长得算可爱清秀,那这个青年则算是好看漂亮。

        他不知道是谁,但正好谢绯怯怯地喊人:“二哥,对不起,让你难过了。”

        青年气到冷笑,说:“这个时候心虚了,大哥接手此事,我真的都不知道怎么帮你说话。”

        一旁的李哥明白,这就是二哥!

        他直接冲虞安开口:“二哥,二哥,您好,我叫李平乐,是小绯的男朋友,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虞安听到声音,低头看向面前鼻青脸肿,被冻到红肿,脸上的几颗痘痘越发明显的细长眼睛男人。

        谢绯一直说他二哥有多好,李哥想到这里挺直了腰杆,他咳嗽一声,更加扬起下巴。

        虞安瞳孔震颤。

        这就是小弟一刻也离不开,眼中帅到惊天地泣鬼神的男朋友?!

        谢绯十几岁的时候,说过大哥长得没二哥和妈妈好看,也就一般般。

        谢绯见二哥盯着男朋友,羞涩一笑:“二哥,我男朋友好看吧。听说他以前公司好多小姑娘小男生喜欢他,我挺担心的,但他说心里只有我一个。”

        李平乐听到这里,骄傲地略微挺了挺胸膛。

        正常。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