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屋 - 历史军事 - 被穿后恋爱脑夫君为我发疯在线阅读 - 9 第9章

9 第9章

        回到内门舍馆,‘她’坐在梳妆镜前,盯着镜子里这张脸发呆,犹豫着问系统:“刚才沈无妄说有点喜欢我,他难道是对桑慈这张脸一见钟情了?”

        桑慈也在看镜子里自己的脸,真是仙姿佚貌,玉貌花容。

        但是怎么就觉得被这魍魉占了后,都没以前好看了?

        哼,相由心生,诚不欺我!

        “毕竟桑慈长得美,沈无妄若是看上她的脸也是正常,如此一来,宿主攻略也会容易许多,目前沈无妄对宿主好感度+50,第一次见面就这么高的好感度,非常不容易了。”

        ‘她’却皱紧了眉头,将梳子往台子一丢,“沈无妄若是这么容易被外貌吸引,以后岂不是很容易喜新厌旧?我要的是他爱上我这个灵魂!”

        爱你虚伪矫揉毒辣的灵魂吗?

        桑慈又哼了一声。

        希望这沈无妄眼睛别瞎,别吃那一套。

        更希望谢稹玉快点找来这里。

        “我要帮沈无妄尽早拿到魔骨,你和我说说秘藏魔骨的地方有什么特别之处。”‘她’又拧眉问道。

        “剑宗密阁其实就是问剑宗剑冢中心的一处高阁,由剑冢内无数把剑形成的剑意自成剑阵守护密阁,魑魅魍魉不可近,其次,密阁内还有法阵,只要有人碰魔骨,便可触发万剑归宗,整个剑冢的剑会齐发,保证偷入密阁之人无法离开。”

        ‘她’深思一番,问:“那以你的能力,可否带我偷偷进入?”

        “有点难,要是宿主能尽快将沈无妄对宿主的好感度刷到80,我就可以向主脑申请再次升级,到时候就可以进入。”

        桑慈很好奇,主脑究竟是什么,莫非,是天道的别称?

        否则怎会有这般逆天的能力?

        ‘她’很自信地笑了:“你且看着,我会尽快让沈无妄爱上我。”

        就算桑慈不想看,也不得不看,从这天开始,‘她’总会找到各种理由去外门找沈无妄。

        沈无妄受伤了,‘她’天天亲自煲汤给他,还一定要检查他的伤口,沈无妄性格阴晴不定,十次里就七次毫无征兆阴沉着脸将‘她’拒之门外,还要语带嘲讽道:“师妹贵为内门弟子,还是莫要经常来这里,免得传出什么难听的话。”

        每每如此,‘她’总是笑得和小太阳一样灿烂:“我就是担心师兄啊!”

        沈无妄冷脸不理会。

        当然还有三次,沈无妄面色苍白,身体不适,便会情不自禁地亲昵地靠近‘她’,摸着‘她’的头发,把脸靠近仿佛沉醉于‘她’的温暖,呢喃着说:“我真喜欢师妹呢。”

        ‘她’便会羞红着脸任由他贴紧自己,却不把喜欢说出口。

        因为系统会提示‘她’,沈无妄的好感度总是+1-1,很难真的往上提升,也就每每他面色苍白靠近‘她’时,好感度会猛地+5,但随后又会掉回50。

        在内门学了新的术法,‘她’高高兴兴跑去找沈无妄要教他。

        沈无妄在外门做完日常任务躺在树杈上休息,见到‘她’来找自己却并不理会。

        桑慈在‘她’四处张望时无意间在余光里瞥过少年藏在树枝里的白色衣摆。

        显然,沈无妄在躲着‘她’。

        ‘她’并不放弃,忍着寒冬凉意在门外就是枯坐一晚,第二天被冻得脸颊通红,沈无妄才从树上翻下来,奚落‘她’不知羞耻。

        ‘她’就会委屈巴巴地看着沈无妄说:“沈师兄,我只是想教你术法,想让你早点进内门,也想让你高兴点。”

        沈无妄会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她’,目光阴鸷难辨,最后唇角噙着笑:“杀人会令我快乐,师妹不如教教我杀人之术?”

        ‘她’红着眼睛劝他:“沈师兄,不要杀人好不好?”

        沈无妄又忽然弯起唇角,言笑晏晏:“我也就和师妹说说心里话,和别人都不说呢。”

        ‘她’便拿出糖,“沈师兄,我新做的糖,你尝尝看甜不甜?”

        ‘她’说着,手递到他唇边,仿佛不经意地摩挲过沈无妄的唇瓣。

        沈无妄似乎拒绝不了‘她’的触碰,每每‘她’碰触,身体便会僵硬着,微微颤,随即低头吃糖。

        系统高兴:“沈无妄好感度+10!”

        桑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恨不得就此沉睡,可她又担心会错过想要知道的信息。

        比如,她好久没收到谢稹玉的消息了。

        好在‘她’意在让沈无妄爱上‘她’的灵魂,最多无意间手碰触到沈无妄的身体,再多身体接触却是不给了。

        这让桑慈还能坚持忍着。

        时间一天天过去,桑慈已经数不清过去多久了。

        谢稹玉一直没有来。

        她不知道谢稹玉如今到底怎么样了,是不是被掌门师伯抓回去了,会不会被关在思过崖,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来找她。

        她心情焦躁又失落,人也一天天沉默下来,懒得看‘她’如何为了讨好沈无妄使出的那些拙劣手段。

        这天,沈无妄从问剑宗的试炼地回来,脸色苍白,连唇都是苍白泛青的。

        ‘她’早就通过系统的告知等在外门,知道沈无妄其实这天是去了剑冢尝试去取魔骨,结果当然是失败。

        剑冢那儿残留的魔气引起问剑宗诸多长老的注意,全宗门都开始警戒排查了。

        ‘她’对系统道:“你可以帮忙遮掩一下魔气吧?”

        “这不难,我可以。”

        沈无妄踉跄着回来,‘她’似乎看到他身上的伤很吃惊,忙小跑着过来搀扶:“沈师兄!”

        那一瞬,桑慈感受到沈无妄身上的杀气,他看过来的眼神都是阴森彻骨的,但‘她’却丝毫不怕,小声道:“师兄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快躺下,我替师兄上药!”

        沈无妄带着粘腻鲜血的手掐上‘她’脖子,“师妹怎么刚好在这儿?”

        ‘她’胀红了脸,有一瞬间惶恐,反复问系统:“沈无妄不会和谢稹玉一样真的要杀了我吧?他只是在吓唬我对吧?”

        系统肯定:“沈无妄对宿主的好感度已经70了,他是不会杀宿主的,宿主请放心。”

        ‘她’便胀红着脸,泪眼盈盈看沈无妄:“师兄,我做了新的糖,是来给你送糖的。”

        说着,‘她’艰难地朝着沈无妄抬起手。

        ‘她’的掌心里放着一颗糖。

        桑慈看到那糖,许久没生气的心情再次气的不轻,‘她’三五不时拿出来钓着沈无妄的糖,都是她从前做的,倒是让她拿出来献殷勤!

        沈无妄垂眸盯着糖看了会儿,掐着‘她’脖子的手松了松。

        ‘她’一阵猛咳,却丝毫没有埋怨沈无妄,扶着他往屋里走。

        沈无妄好似气力耗尽,一边打量‘她’,一边任由‘她’扶着自己,等在床上坐下后,他的手指抚摸过‘她’的脸,抓起她的头发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又忽然将‘她’一揽,把脸埋在‘她’脖子里大口呼吸。

        桑慈很厌烦。

        沈无妄这举动就和他初次见她时一样。

        还是一样的讨厌。

        “师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沈无妄在‘她’耳旁呢喃着。

        “宿主,目标人物好感度+5!”

        ‘她’小声又羞涩地说:“我以为师兄知道的。”

        沈无妄露出轻柔的漫不经心的笑,手指还把玩着‘她’的头发,“我不知道。”

        很快,问剑宗长老带着人排查到外门。

        沈无妄失血过多,虚弱地躺在床上,听到敲门声,神色瞬间一沉,冷戾难掩,‘她’抬手轻轻拍了拍他以作安抚便出去开门。

        开门前,‘她’扯乱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

        门打开,外面是祝风祝长老,神色威严,看到‘她’时愣了一下,随即皱眉,没张嘴,却有声音传来:“此处是外门,夜已深,你身为内门弟子怎会在此处?”

        ‘她’红着脸,小声说:“弟子、弟子来看沈师兄,他之前受伤,身体一直比较弱,弟子不放心。”

        祝风扫了一眼‘她’的情状,没再多问,却往里看了一眼。

        沈无妄忙起身行礼,脸上也有些羞赧。

        祝风抿了抿唇,拿出检测魔气的法器查探,见法器没有反应后,便离开去下一处。

        等门关上后,沈无妄倚靠在床头,似笑非笑打量‘她’,“师妹对我做了什么?”

        他虽然在笑,但桑慈再次感觉到了杀意。

        有一瞬担心自己的身体被沈无妄杀死,可又有一瞬又有些无所谓。

        她忽然觉得谢稹玉不会来了,她会一直被囚禁在这样的黑暗里。

        就算谢稹玉来了,以他如今的实力,又怎么去对付那名为主脑的天道?

        ‘她’沉默了一会儿,走过去,把手放在沈无妄的手背上,柔声说:“师兄,我不在意你是什么,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沈师兄,仅此而已。”

        昏黄烛火下,沈无妄的目光晦暗不明。

        过了一会儿,他将‘她’拽过来,把脸埋在‘她’脖颈里汲取着‘她’身上的气息。

        受不了!

        桑慈本以为自己无所谓,但还是忍不住生气!

        “恭喜宿主!目标人物好感度+5,目前好感度80,准备升级系统,解锁更高级防护,以帮助宿主进入剑冢!”系统欢呼着道。

        桑慈哼了一声。

        什么垃圾魔头,不过如此,都不配和谢稹玉比,就这么虚伪做作的几招就被拿下了。

        .

        问剑宗排查了三天三夜,都没查出什么来,但却没有因此罢手,而是把消息传遍了修仙界。

        毕竟有魔物胆敢来窃取魔神魔骨一事实不是小事。

        ‘她’听说消息传出去,想到流鸣山也会收到消息,有点心神不宁,特地找了近期下过山的师兄问关于流鸣山谢稹玉的事。

        桑慈一听‘她’要问关于谢稹玉的事,立刻在黑暗里站起来,身体都紧绷着,很紧张。

        “师妹认识谢稹玉啊?”

        “听说过呀,我很想见一见玉面小剑仙的风姿。”

        “半年前就听说他被捉回流鸣山了,好像受了重伤,后来一直在山上没下来过了,没听说他什么消息,应该是被流鸣山叶掌门惩罚了吧,毕竟他对他师妹做了那样丧心病狂的事。”

        桑慈听到这气得不行。

        谢稹玉才不是丧心病狂!

        ‘她’松了口气,继续等着系统升级,并光明正大开始当着所有人跑去外门找沈无妄。

        如今问剑宗内外门都知道内门小师妹与外门弟子沈无妄情意甚笃。

        不过令‘她’烦心的是,和沈无妄的好感度卡在80,上不去了,系统至今又还未升级好。

        这一日,‘她’在内门剑馆练完剑准备去外门找沈无妄时,却听说了一件事——

        问剑宗就剑冢一事召集修仙界其他大宗门商议,由于事发突然,如今各宗门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流鸣山谢稹玉作为宗门新起之秀也在应邀之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