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屋 - 历史军事 - 被穿后恋爱脑夫君为我发疯在线阅读 - 7 第7章

7 第7章

        乌云蔽日,狂风乱作。

        ‘她’在系统拼力一送之下,直飞跃出思过崖,身上狼狈不堪,砂石割破她的衣裙,脸上手上也都是细小的伤口,发髻被吹乱,头发乱糟糟地散在身后。

        “疯了,谢稹玉真是疯了!”‘她’一边低头检查自己,一边心慌喃喃。

        此时,思过崖底下传来小行剑和铁链重击的声音。

        ‘她’心头一惊,顾不上查看身上伤势,召出一朵莲,往流鸣山外疾驰,并忍不住在一段距离后回头去看。

        桑慈便看到小行剑带着谢稹玉疾飞出思过崖,并在后狂追而来。

        她忍不住鼓掌叫好!

        但又很紧张,谢稹玉脸色太苍白了,毫无血色,看起来不太好。

        空气里随风送过来的不知道是‘她’身上的还是谢稹玉身上的血腥味。

        “系统,这样下去谢稹玉一定能追上我,你赶紧帮我杀了他,杀了他!”‘她’的声音里都是惶恐,早就没了往常的自信与笃定。

        “滴滴滴!正在紧急修复中,正在紧急修复中!宿主请稍等,谢稹玉对修仙界影响重大,无法抹杀,无法抹杀!”

        “那就阻挠他继续追我!如果被他追上,我肯定会死的!”‘她’语气又急又怒,灵魂都在颤抖的惧怕,声音哆嗦着,“拦住他!系统!我有预感,如果有谢稹玉,我事事都会不顺利!他将会是我最大的敌人!我穿越而来救世,你不会让我那么憋屈吧!?”

        桑慈听着‘她’又怕又急的声音,心里十分痛快!

        哼!就算暂时她奈何不得她,谢稹玉定会替她报仇!

        “宿主,我尽力阻拦住谢稹玉,但我用过这一招后立刻就要进入修复状态,一段时间无法上线,接下来几天宿主要靠自己了。”系统的声音断断续续,显然也是黔驴技穷。

        “快点、快点!谢稹玉追上我了!”‘她’尖叫着,人在一朵莲上躲避着身后剑气,差点摔下来。

        桑慈随着‘她’的视线回头看,谢稹玉已在十丈之外。

        他眉目沉静,手中细长的剑斩破身前乌色的云,带着剑光追来。

        锲而不舍,剑出鞘不见血不归。

        桑慈咬紧唇瓣,谢稹玉……

        “啊——!”‘她’又是一阵惨叫。

        桑慈回过神来,见到是被谢稹玉的剑气送来的符箓,恰好贴在‘她’右臂,‘她’那一声凄厉的惨叫仿佛来自灵魂深处。

        可桑慈却感受不到神魂被烧灼的感觉。

        只是她分明看到谢稹玉的脸色更苍白了一点。

        符箓落在‘她’的身上,那也是她的身体,必是心誓反噬了。

        “系统!”‘她’尖叫着愤怒地惊恐地喊系统。

        “天地遁逃,启动!”系统的声音有些凝滞,甚至磕磕绊绊的,伴随着奇怪的滋滋声。

        桑慈正觉得这声法咒实在过于简陋,便觉得周围一阵白光乍现,她心里忽然有一种不妙的预感,忙睁大了眼睛,试图通过‘她’的视线再去看看周围的情况,看看谢稹玉。

        可眼前一下黑了,‘她’闭上了眼,昏厥了过去。

        “谢稹玉——!”

        桑慈被囚在黑暗的牢笼里,隐隐似乎也要失去意识,她紧张起来,拼命想要挣脱出去,拼命发出一声呐喊,随即竭力,失去意识。

        她却不知道,那瞬间,靠近思过崖的一处山峰怦然炸响,耀眼白光如日,大亮。

        谢稹玉在此时,一双眼猛地抬起,瞬间赤红,眼中凝出水色——

        “小慈!”

        ……

        桑慈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

        睁开眼的时候,她发现此时‘她’已经不在流鸣山中,她正站在一处陌生的山脚下。

        周围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多是背着剑匣的弟子,与流鸣山没有统一的弟子服不同的是,这些弟子着统一的弟子服,白色的道袍,腰间束蓝带,袖口绣着祥云纹,一眼望去,挺拔端直。

        ‘她’几步往人群围聚的地方走。

        那里是一处告示栏。

        桑慈初初醒来,脑袋还有些混沌,可当视线随着‘她’的视线看到告示栏上的字时,却一下清醒过来,在黑暗里跪直了身体。

        那是一则追捕令——【谢稹玉叛逃出流鸣山,现以一万灵石悬赏提供线索之人。】

        内容很简单,追捕令上却有掌门师伯的灵力印记,显然是广而告之的慎重之举。

        桑慈一下急了。

        谢稹玉怎么会叛逃出流鸣山?

        那天‘她’从思过崖离开后又发生了什么事?!

        谢稹玉、谢稹玉怎么会叛逃流鸣山?

        周围的人群里议论不断——

        “流鸣山不是有恩于谢稹玉,他怎么会叛逃出山还惹得掌门亲自下了追捕令?”

        “那肯定是做了什么有损师门的事呗!”

        “我见过谢稹玉,他寡言少语却极为端正良善,不可能做有损师门的事吧?”

        “一个月前我就听说点事了,你们知道谢稹玉和流鸣山已故桑长老之女桑慈有婚约吧?一个月前,他们在流鸣山成婚了,成婚第三天,谢稹玉就要杀了桑慈。”

        “这事我知道,谢稹玉还因此被罚在思过崖受惩戒,难道他叛逃出山和这事有关?”

        “肯定有关,你们消息落后啊!那桑慈生得明艳貌美,却天赋平平无奇,一月前我就听说是谢稹玉不满这婚事。”

        “我舅妈的妹妹的儿子的堂姑的爷爷的二女儿在流鸣山外门,说桑慈被他重伤后逃离了流鸣山,流鸣山在找她。”

        “知人知面不知心,真看不出来谢稹玉如此忘恩负义狼心狗肺,还玉面小剑仙,是豺狼虎豹才对!”

        “我想起来了,大约半月前,我曾在长宜山下见过谢稹玉,他一身黑衣,背着剑疾行在夜色下,似是在追什么人,不会就是在追桑慈吧?”

        “不喜欢人家就分开就好,何必这样赶尽杀绝,真人品低劣!”

        桑慈听着这些七嘴八舌,先是惊诧时间竟已过了一个月,接着越听越气得眼眶通红。

        简直岂有此理,他们是仗着谢稹玉不善言辞不喜说话就在这胡说八道!

        “宿主,你可以放心了,流鸣山追捕令一出,如今谢稹玉自顾不暇,应该没空找宿主下落了。”系统松了口气,对‘她’说道,“而且有我在,流鸣山也不会找得到宿主,无人会联想到此桑慈彼桑慈,若不是问剑宗问剑一关不可有所隐瞒,倒是可以改名。”

        ‘她’却犹自愤恨:“谢稹玉令我耽误一个月时间躲藏,令我像街头老鼠一般只能藏在黑暗里,实在是可恨至极!要不是他,我也不是现在才赶到问剑宗山下!何况,你忘了么,半月前,我刚好就躲在长宜山,你还没修复完,我差点被他杀死!”

        谢稹玉追杀了‘她’一个月了?

        桑慈意识到这一点,虽知道时机不适宜,却忍不住笑出声来。

        哈哈!让你这魍魉不长眼地夺舍我!

        谢稹玉、谢稹玉。

        她第一次觉得这呆子的固执竟是令人如此身心愉悦。

        可桑慈笑过后又有些沮丧,凭谢稹玉的本事,‘她’都能几次逃脱,恐怕要真的将她从她身体里祛除不是一件易事。

        眨眼就一个月没见了,不知道谢稹玉现在在哪里,他还好吗?

        ‘她’已经转身,不再看告示栏,而是抬头看了看没入云雾的一眼望不到头的云阶,咬咬牙道:“已经没有退路了,我今日就上山找沈无妄。”

        桑慈顺着‘她’的视线往上看。

        问剑宗收弟子没有固定的时间,随时随地,只要徒步上云阶,爬上去了,再在云阶尽头接受问剑一关,就算是进入了问剑宗了,之后再细分内外门或是亲传弟子。

        有的人天赋不够,在云阶半道上就会被问剑宗设置的法阵阻挡,再上不去一阶,可以说,爬云阶考的是灵根天赋,问剑考的是剑道天赋。

        反正,以她的天赋和道心,两道关都过不了。

        可要是‘她’的话,桑慈想到那系统的能耐,几乎没有意外地看着‘她’爬到了云阶最后一层,站在云山雾海之上。

        在‘她’的视线之中,云雾散开,露出了后面那柄竖立在云阶之上,山门之外的一柄巨剑。

        巨剑旁,还有一名剑修,他看起来三十来岁,额头上有一道疤一路贯穿到左脸,下巴上有胡茬,身上穿的是洗得发旧的蓝色的道袍,头发仅用一根木簪束起。

        就算脸上也疤,他生得也是俊朗的。

        这是问剑宗的守剑人,桑慈兴致勃勃地打量对方。

        根据从前听爹说的八卦,这问剑宗的守剑人也曾是一代天骄,名祝风,只是后来因为一些事,道心破损,便做了这守剑人。

        爹当时提起这事时还语带感慨,她当时好奇这人遇到什么事才道心破损,可爹却闭口不谈了。

        没想到如今还能见到真人。

        “根据资料,这是问剑宗守剑人,名祝风,自道心破损后,再没开口说过话,只用腹语,只要经过问剑一关,由他通过后,便入了问剑宗了。”系统正和‘她’说。

        此时,祝风睁开了眼看过来。

        桑慈好奇地看这位祝前辈的眼睛,发现他的眼睛竟是一双异瞳,一只眼是黑色,另一只眼却是灰白色。

        乍一眼看有点吓人,当然没吓到她,毕竟那双眼睛很漂亮,像谢稹玉有一回给她带回来的琉璃珠子似的。

        却吓到了‘她’。

        ‘她’心里有些不适,问系统:“这人的眼睛我看着不舒服,你确定问剑过程中他不会看出什么?”

        “不会。”系统斩钉截铁,“在上一次修复过程中,我已经打上补丁,保证不会被任何人发现宿主存在。”

        ‘她’定了定心神,上前一步,行礼,“前辈。”

        “将手放到剑上。”祝风声音平静。

        ‘她’照做无误,却什么感觉都没有,一下紧张起来,“系统,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无事,最终问剑过程必然顺利,测试宿主道心的结果必然是纯澈而心无旁骛。”

        桑慈却看到了冲破黑暗来到她周身环绕的一把剑,她在黑暗里已经许久了,冷不丁看到这么一把小剑,一下激动起来,对着小剑就喊:“前辈能看得到我?能听得到我说话?”

        小剑在桑慈周围绕了几圈后,最终在她面前立住不动。

        桑慈顺着‘她’的目光往外看,没看到祝风有什么反应,不免失望。

        那把小剑散发出白光,与桑慈周身的金光保护罩交相辉映,她忍不住绕着小剑走了两圈。

        心想,若是她此时碰一碰这小剑,会不会影响这魍魉和系统的安排?

        桑慈这么一想,立刻伸手去触摸。

        瞬间,巨剑发出尖锐的嗡鸣之声,祝风平淡的面容露出一些惊诧,上下打量‘她’。

        ‘她’下意识收回手,紧张地看着祝风:“前辈?”

        同时,‘她’在心里问系统:“怎么回事?这样的剑鸣是正常的吗?”

        “数据不会出错误的,宿主应当是可以顺利进内门的。”系统言之凿凿。

        祝风收回打量的视线,眉头却一直皱着,最后又看了一眼‘她’,这才从手中摸出一只木牌。

        “去内门清远堂找无琊子记名。”

        祝风的嘴没动,但‘她’却听到了一道声音。

        什么呀?!

        桑慈正摸着自己被蛰疼了的手指,她都上手了,竟然还是内门!

        这系统看来是真的有点本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