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置2005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刻在骨子里的东西

第十四章:刻在骨子里的东西

        有些事没有经历过,自然不了解其中的缘由。

        就像前世王振东知道这个时期,母亲孟正华跟父亲大吵了一架。

        但是具体因为什么吵的,那个时候的他不知道。

        现在亲自经历过,王振东就明白,显然是因为一夜输掉几十万现金的事。

        脑海中的念头丛生,东想西想了一会后,困意渐渐上来。

        就在王振东刚刚入睡的时候,突然感觉梦里有人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眼睛乌黑又明亮…于此同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嗡嗡作响,像耳边的苍蝇一般……

        猛地睁开眼睛。

        王振东便看到虎头虎脑的王平南不知道什么时候头枕在他胳膊上,眼珠子正咕噜咕噜的看着他……

        “哥,哥,你睡了嘛……”

        挪了一下胳膊,让王平南枕在枕头上后。

        王振东闭着眼睛无奈道,“不睡觉干啥呢?”

        “我睡不着了…”王平南挠了挠头,说道,“我刚才尿完后,去客厅看了一眼,你猜我看到啥了?”

        “看到啥了?”王振东淡淡道。

        “好多人!桌子上有好多钱!”

        哪怕没睁开眼睛,王振东也能感觉到此刻旁边的王平南有些兴奋的样子。

        “哥!我看到一个胖子面前都是红色的一百元!”

        “你说这些钱得有多少?”

        “几十万吧。”王振东平静道。

        “几十万啊……”

        随后屋里陷入宁静之中,王平南不再说话。

        这突然安静的样子,倒是让王振东心里有些诧异。

        小孩子面对那么多的钱,有些吃惊很正常。

        别说是小孩子,就算是一个普通人看到几十万现金,尤其是明白是可以拿走的钱后,脸上也会露出羡慕的表情。

        睁开眼睛扭头看去,月光下的虎头虎脑的王平南小小的浓眉正紧锁着。

        “你在想什么呢?”王振东诧异道。

        这个时候家里还富裕,王平南刚上初中,这个年纪正是活泼爱玩的时候。钱这种东西,对于王平南来说,还不如一条可爱的小狗更吸引注意力。

        “我感觉那些钱都是家里的…”

        躺在床上的王平南喃喃道。

        “我前几天来大爹家的时候,看到我爸跟大爹他们在卧室里面装钱。”

        “一个皮质的小箱子,里面装的全是钱。”

        “我刚才去客厅的时候,看到我爸桌子下面就有那个小箱子。”

        王平南乌黑的大眼睛看着王振东,说道,“那个胖子赢了那么多钱,不就是给我们家的钱拿走了……”

        听到这话,王振东认真的看了一眼王平南。

        “你是心疼那个胖子给钱都赢走了?”

        “是有点心疼。”王平南扰了扰头,“那么多钱,都能盖个犬场了吧?”

        王振东:“……”

        被王平南这句话搞的一点困意都没有的王振东,苦笑的摇了摇头。

        望着小小年纪的王平南皱眉的样子,王振东倚靠在枕头上,说道,“家里要找那个人办事,所以他才能赢那么多钱。”

        “那为什么不直接给他呢?”王平南疑惑道,“打牌不是有输有赢吗?”

        “万一他输了,怎么办?”

        “他输不了。”王振东笑了笑,“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了。”

        “大人总是虚伪的,有些事必须费尽心思后,才能达到想要的目的。”

        听到这话,王平南挠了挠头,眼神闪出不解。

        不过没有纠结王振东话里的含义,继续问道。

        “那他万一拿走钱后,不办事呢?”

        “我上学的时候,我让我班里的学习委员借我抄作业,她让我给她买辣条吃,才能借我抄。”

        “然后你给她买了?”王振东笑道。

        “买了。”王平南点了点头,“我还给她买了瓶汽水。”

        “然后没借你抄?”王振东笑道。

        王平南说道:“她说她也没写。”

        王振东:“……”

        心里感慨这个年代孩子就套路深的王振东,想了想道,“人家拿了这么多钱,不敢不办事的。”

        “真敢不办事,你爸,你大爹,二爹都不是好惹的,放心吧。”

        听到这话,王平南哼哼道,“也是!董芯芯没借我抄作业,第二天该交作业的时候,我偷偷给她的作业本藏了起来,我没交作业,她也没能交作业。”

        “那个人要真不办事,爸他们会给钱偷走吧?”

        望着一脸认真的王平南,王振东心里一边哭笑一边又有些感慨。

        有些东西是刻在骨子里的。

        王修义一生要强,不愿吃亏,王平南骨子里也是不能吃亏的人啊。

        王修义因为楼盘的事,进入呆了几年。

        等他出来之后,家里之前蒸蒸日上的生意早就已经败落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

        之前几十年结交的人脉,更是人走茶凉。

        以前跟在王修义身边的人,倒是借着楼盘项目,借势而起。

        最后王振东家里出事的时候,这些人不但没有受到影响,反正赚得彭满钵满,更是将以前家里留下的人脉转化成了自己的人脉。

        就这种情况下,王修义出来后,硬是忍了几年后,将那几个人送了进去。

        而王平南长大踏入社会后,王振东在国企里还没熬出头,只是知道王平南那几年吃了很多苦。

        等有了一定地位后,王振东倒是给他弄了几个工程,日子才渐渐好过一些。

        19年地产市场渐渐饱和后,王平南毅然转型到基建领域,为了赚钱,带着一班子人跑去支援西部建设,在荒漠戈壁里一呆就是几年。

        王振东重生的时候,王平南更是接了一个国外基建的工程,在非洲落后国家进行战略建设。

        由于地域问题,王振东那几年跟王平南联系也不多,只知道他在那边神神秘秘的……

        .

        .

        .

        第二天,早上八点,王振东坐在饭桌上,打着哈欠。

        昨天四点钟才回房,跟王平南又说了会话,差不多到五点多才睡着。

        加起来也就睡了三个小时。

        也就年轻,加上重生后王振东感觉身体有使不完的精力,才能这样熬。

        而打了一夜牌,又输了一夜的王修德三人,此刻眼珠子里满是血丝,衣服上更是沾满了刺鼻的烟熏味,精气神更是蔫吧起来。

        喝完两大碗粥,吃了三根油条的王振东,放下筷子。

        看着身旁一碗粥都没怎么动,无精打采的王修德后,王振东皱了皱眉道。

        “爸,睡会吧,这个状态回去有些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