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置2005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少吸一点吧!

第十二章:少吸一点吧!

        2005年国内还处于使用现金的时期。

        银行自动取款机里面的存钱箱二十万就装满了。

        白天又有人取钱,王振东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

        自动取款机里面存放的现金早就所剩无几。

        两三家银行的自动取款机还真不够他们取到几十万现金。

        之后半个小时里,齐强开着车,带着三个小伙子,给光市的自动取款机都捣了一遍,最后才凑出四十万现金出来。

        坐在驾驶位上,齐强打开旅行包数完钱,松了一口气。

        然后给银行卡放进旅行包后,紧紧的拉上拉链。

        “强哥,现在凌晨一点了。”副驾驶的王振东提醒了一句。

        他们从罗县出发的时候十点半左右,现在取完钱已经凌晨一点钟。

        等回到罗县,差不多将近两点钟。

        一来一回,差不多三个多小时。

        王振东走的时候,可是看到王修义脚下小箱子里已经没啥钱了。

        现在赶回去,时间来不来得及,还真不好说。

        “我路上开快点,振东你给扶手握紧点。”齐强脸色变了变。

        他们到的时候,牌局要是结束了,那可真要命。

        将旅行包扔到王振东的腿上,说了句看着点后。

        齐强就拉起手刹,二话不说一脚油门就蹿了出去。

        .

        .

        .

        罗县,王修身的四合院里。

        王修义看到满脸笑意的黄永年又将牌桌上的钱揽走后,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他的牌技还可以,尤其是炸金花这种玩法,有的时候运气好不代表就能赢。

        瘪三牌有的时候也能给大牌吓走。

        尤其是王修义心细,察言观色的能力很强。

        黄永年每次有大牌的时候,总是点上一支烟来掩饰心中的激动。

        这个小动作,牌局刚开始的时候,王修义就留意到了。

        但是吓一次两次可以,连续吓几个小时太难了!

        三个小时前,他让齐强去取钱的时候,王修义就只剩下七万块钱。

        而齐强走的时候,黄永年气势正盛,又在王家三兄弟有意无意的控制下,黄永年一直在赢大钱输小钱。

        短短几个小时赢了几十万的黄永年,自然气势上来了,下注就是一千起步!

        这种情况下跟他死闷牌,王修义跟不起。

        看了一下客厅墙上挂着的表盘,二点五分。

        王修义扫了一眼牌桌后,心里一阵焦急。

        老大还有六千,老二还有三千,而他还有一万。

        三个人加起来还没有两万块钱……

        而黄永年至少赢了五十万左右。

        罗德本赢了二十几万。

        而看样子,两人还没有玩痛快……

        一圈牌发完后,黄永年嘴上叼着烟,数了两千块钱后,丢到桌子中间。

        “跟两千。”

        “我也跟两千。”罗德本也丢了两千上去。

        看到黄永年跟罗德本起步就是两千后,王修德跟王修身两个人对视一眼后,脸上都露出些许无奈。

        他俩手上就几千块钱,跟一圈根本没用。

        甚至连开牌的钱都没有……

        “弃牌。”

        “弃牌。”

        “哼哼…”望着王修德跟王修身看都不看牌,就弃牌的样子后,黄永年吐了口烟气,脸上有些不喜。

        “咋回事,开始玩的时候不是挺猛的,这几个小时怎么有些软了?”

        “满共就五个人,才玩了几个小时,你俩十把有六把弃牌。”罗德本扶了扶眼镜,语气有些冷。

        听到两人的话后,王修义丢了两千块钱上去,笑呵呵道。

        “黄局,罗行长,你们不知道,我二哥跟大哥有个毛病,一过十二点就不喜欢抽软中,一抽软中就犯困。”

        “抽软中也犯困?”

        黄永年挑了挑眉头,“那这大半夜的,到哪去买不犯困的烟?”

        “要我看不行的话,还不如早点睡觉吧!”

        “我刚才让齐强去买了。”王修义笑道,“算算时间也快回来了。”

        说完王修义扭头朝着身后一个健壮的青年说道,“虎子,你催催齐强,买个烟咋买的这么慢还没回来!”

        看着王修义身后健壮的青年离开后,黄永年眯着眼,乐呵呵道。

        “一会烟到了我也尝尝。”

        “看看什么烟不犯困。”

        “这是自然。”王修义又丢了两千块钱上去后,笑道,“我让齐强买的多,走的时候黄局,罗行长带点走。”

        “来来来!不说这了,打牌打牌!”

        .

        .

        .

        两点十五分,一辆黑色大众车轮胎发出刺耳的声音后,猛地停在四合院门口。

        “振东,现在几点了?”拉起手刹的齐强,问道。

        “两点十五分。”

        王振东看着门口有个健壮青年跑过来,说道,“应该是来得及。”

        “强哥!你可算回来了!”

        齐强拉开车门,看着一脸焦急的王虎,疑惑道,“虎子你咋在门口?”

        “义哥让我找你。”王虎说道,“你再不回来,我都准备开车去光市找你了!”

        提着旅行包下车的王振东,走了过来,问道。

        “牌桌上的钱输完了?”

        “早就输完了。”王虎点了点道,“要不是义哥一直蹿火让黄局跟罗行长闷牌,估计牌局早就散了。”

        “哦,对了,钱取到没?”

        “取到了。”齐强听到王虎的话,脸色变了变。

        随后便急匆匆的准备进入。

        “先不说了,我给义哥送钱去。”

        “等下,等下!”

        王虎连忙拦住齐强,“强哥,你去储物间装几条1916烟放在旅行包里面,要不然露馅了!”

        等王虎解释了一下原因后,齐强顿了顿脚步,转头走到储物间去。

        装完烟后,王振东三人结伴走进客厅的时候,刚好听到黄永年笑呵呵的声音。

        “老罗!这把你还是没能赢我!”

        “哈哈哈!”

        “你就是运气好罢了。”罗德本不爽的声音响起,“要我看不玩了算了,王修德他们老弃牌,就我们三个人玩,没意思!”

        门口的王振东,听到罗德本的话后,连忙喊道。

        “烟来了!”

        “爸!快抽烟!”

        牌桌上的王修德听到这声音愣了一下。

        随后便看到几个小时没有露头的儿子,正提着一个旅行包从人群外面往里面挤。

        看着那旅行包后,王修德眨了眨眼睛。

        黄永年跟罗德本此刻也好奇的盯着王振东。

        在众人表情各异的目光中,王振东给旅行包拉开一个小缝后,从里面掏出一条香烟,在众人的眼前晃了晃。

        然后将旅行包十分随意的丢到王修义的脚下后。

        便走到王修德面前,拆开一盒1916递了过去。

        “这烟可不好买,光市大大小小的‘烟店’转完了,才凑了几条出来。”王振东笑呵呵道,“爸,你可少吸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