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置2005在线阅读 - 第四章:谁都动不了那块地!

第四章:谁都动不了那块地!

        王振东老家在光市的一个下属县,距离光市路程约莫一个小时。

        吃完早饭,王修德便开车带着王振东回到黄县,等到王修身的房子门前,王振东看到门口已经停了几辆日系跟德系车。

        驾驶位刚拉起手刹的王修德也看到了这几辆车,扫了一眼车牌号后,皱了皱眉。

        “青头这些人怎么来了?”

        “这事跟他有关系?”

        2005年私家车的数量还远没有后世那么多,甚至除了沿海那些发达城市外,平原城市普通人人均年收入才刚刚破万。

        而一辆小轿车动辄就是六位数起步,真不是一般人能够买的起。

        几辆车不值钱,重生前王振东车库里有好几辆豪车,甚至凭着一时喜好在三十几岁的时候买了一辆大g。

        只是那辆外号‘男人梦想’的车,王振东加起来没有开过五次,一直在车库里吃灰。

        到三十多岁年纪再去买二十岁喜欢的东西,已经毫无意义……

        人到中年,相比那些性能怪兽,更喜欢坐着舒适,宽敞的商务车出门。

        根据脑海的会议他前世因为逃课的事情跟家里吵了一架后,没有回老家,这次的聚会根本就不清楚。

        只是隐约的记得,王修德从老家回来之后,脾气温和的母亲罕见的发了脾气。

        虽然不记得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父亲嘴里叫做青头的人,王振东倒是很熟悉。

        想了想,王振东问道,“李青?”

        “你认识李青?”

        王修德扭过头来,诧异的望了一眼王振东。

        “我上学的时候听人说过他,以前家里聚会的时候,饭桌上我听小爹好像提过这个名字。”王振东笑呵呵道,“听说是老一辈混事的。”

        听到这话,王修德点了点头。

        自己儿子在学校什么样子,他自然心里清楚,听说过李青的名字也算正常。

        不过看着王振东眼中的好奇,王修德提醒道。

        “他跟你小爹认识,你见面的时候喊青叔就行。”

        “嗯,好。”王振东应道。

        停顿了一下,王修德又说道。

        “客气归客气,但是别接触深了。”

        听到父亲这话,王振东眯了眯眼睛,若有所思道。

        “嗯,好。”

        王振东大伯的房子是典型的四合院,占地面积不小,门口摆放着两个玉石制成的白象。

        王家老爷子去世后,作为长子的王修身便算是几家人的主心骨。

        尤其是王修身曾经还有职位在身,人脉很广,自然而然的,遇到大事或者逢年过节的时候,几家人都会来到王修身的四合院里聚会。

        走到主厅里,王振东便看到红木家具打造的中式沙发上坐满了人。

        旁边正方形的太师桌上有人正在玩扑克。

        太师桌上有个身材矮小,头发有些秃顶,但是双眼炯炯有神的中年男人一边打着扑克,一边朝着王振东招了招手。

        “振东回来了啊。”

        听到这话,王修德便带着王振东走到太师桌旁。

        王振东望着身材矮小的中年男人,抿了抿嘴。

        “小爹,好久不见。”

        “才几个月没见,你这孩子咋说的感觉怪怪的呢。”

        看了一眼自己侄子,王修义甩出一张牌后,从桌上抓了一把零钱递给王振东。

        “拿去花吧,一会平南、定北过来吃饭,你们兄弟们一起玩。”

        王修德看着那一把钱,粗略一看至少也有几百块钱,有些无奈。

        “老三,你这不是让振东学坏吗。”

        “二哥,我就俩侄子,我能不疼吗。”王修义笑道,“振东懂事,花钱归花钱,以后好好学习就行。”

        “我们辛苦一辈子,不就是相让孩子们过得好一点。”

        扭头看着王振东,王修义笑道,“听到没,好好学习别天天玩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那些东西还不是你这个年纪能玩的。”

        这种话,王振东年轻的时候,小爹经常对他说,当时只是左耳听右耳出。

        但是此刻作为一个社会老油子,王振东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小爹是在暗示他少去四海浴都……

        就在这个时候,太师桌主位一个气质有些严肃的人出声道。

        “修德,就让振东拿着吧。”

        “你也过来玩一会,顺便聊聊之前跟你说过的事。”

        听到大哥发话了,王修德也不再僵持,点头道。

        “行。”

        等坐下刚发完牌后,王修德发现自己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搬了一个小板凳抱着一个暖水壶站在他身旁后,愣了一下。

        “你不出去玩,在这里干啥?”

        “我给你们添茶。”王振东敲了敲暖水壶笑道。

        这话一出,牌桌上一直没说话剃着平头,满脸横肉,脖子上带着小拇指粗的金项链的中年男人笑了起来。

        “修义,你这侄子以后有出息,懂事。”

        “我侄子心思细,以后肯定比我有出息。”

        王修义笑了一下,拍了拍王振东的肩膀,说道。

        “别坐你爸旁边,坐我边上。”

        “既然你不愿意出去玩,那就给我们添水吧。”

        “之前已经给过你钱,添水钱就不给你了。”

        听到这话,王振东笑了起来,“我就坐会。”

        他抱着暖水壶添水,自然不是为了赚点零花钱。

        等添完一圈茶后,牌桌上的几人看着王振东也不吵也不闹,安静看着王修义的牌后。

        满脸横肉的李青出声了。

        “这几天听说有人看上了北口的那块地,传的沸沸扬扬的,不知道几位哥知道是哪位爷看上的?”

        “三带一。”王修义出完牌后,接话道,“青哥,这事我还真知道一些苗头。”

        “不过我这几天听人说,北口那片地有一亩是你家的?”

        “我家确实在那里有地。”李青淡淡道,“北口那地都是我家的,只是后来我家老头卖给机管局了,但是当时划的时候机管局用不到那么多,最后还剩了一点。”

        “没想到青哥你还是土财主啊。”王修义笑着打趣了一下。

        但是哪曾想李青脸上的横肉抖了抖,皮笑肉不笑道。

        “什么土财主,土奴还差不多,机管局的地都快卖出去了,搞不好就要拆迁了,我这到现在还蒙在鼓里了。”

        “这话说的,机管局的地你爸早就卖了,现在算是机管局的地,人家要是拆迁的话自然会跟机管局的领导商量。”牌桌上王修身淡淡说了一句,“而且我是听说机管局旁边的地有争议,地证好像不在青老弟你那里吧?”

        “地证是不在我这里,但是上面的房子还是我父亲年轻时候盖的。”李青看着王修身,冷笑道,“谁要能不动我家房子给那块地盖起一栋楼,我还真不信!”

        坐在李青对面的王修德抿了口茶,淡淡道。

        “那人家只看上机管局那块地呢?”

        “呵呵……”

        李青眼神露出一丝厉色,盯着王修德,一字一顿道。

        “王老板,不瞒你们说,地是机管局的,但是有些事我一直没有告诉别人。”

        “什么事?”王修德笑道。

        “我爷,我奶,都埋在机管局地下面,我不同意谁都动不了那块地!”

        坐在王修义旁边,一直没吭声的王振东听到这话挑了挑眉头,看了一眼众人。

        果然几人眉头顿时皱了起来。